南阳收狗的地方(南阳“不见冢”:“天子驾六”横空出世)

2023-01-22 07:31 资讯 442 宠物包

2021年1月17日,一个“无墓”的重大考古发现:“天帝驾六”诞生。

“天子驾六”

这一打破寒冬的重要发现,必将引起中国考古界的震惊。

发现“皇帝驾六”的车马坑是主墓的葬坑。这个战车坑本身在中国就很少见:长约75米,宽约9.8米。

2000多年来,木头一点点腐烂,与土壤融合,变成了“土车”,但“土车”的土壤在考古学家眼中与周围的土壤有很大不同。考古学家用小刷子把它从地上剥下来,秤、马车、轴和轭清晰可见。清洗后的车长约2.5米,宽1.2米;竖井长1.95米,宽0.1~0.13米;车重约4.5m,宽约0.1m,六匹马的轭已被清晰地展示出来,还发现了一些青铜饰品。从目前埋车马的情况来看,可以断定是“驾六”。对随行车马的规定,说明墓主人的身份极其高贵,或者说是“王”。

挖掘

“失踪墓”考古一直受到中国考古界和地方的关注。国家文物局和省市文物局充分认识到“不葬”墓的巨大价值;中国先秦时期历史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宋振浩,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所长陈星灿,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原院长、考古学家雷星山等国内考古学家、历史学家以及省市专家学者对此高度关注,先后进行了参观指导。

市委书记张文深、市长霍浩生等市委、市人大常委会、市政府和CPPCC有关领导对“失踪墓”考古工作给予了关注、支持和指导,并实地考察。

“失踪墓”位于卧龙区和鸭河工业区毗邻区域。两区高度重视和支持“失踪墓”的文化研究和考古发掘工作。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失踪墓”考古由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发掘。

万文明

“天子驾六”由此诞生。

“骑”是中国古代的一种祭祀行为。天子骑马,才能“六骑”,也就是著名的“天子骑六马”。皇帝用六辆,其他副车都开四辆。《尚书·夏·五子之歌》说,“如腐绳制六马”。但自汉代以来,由于缺乏物证,夏商周皇帝究竟是“驾六”还是“驾四”,一直争论不休,无解。

陈星灿等专家学者参观“失踪墓”

2002年,洛阳发掘出重量级的东周遗存:1000多座东周墓葬,49个车马坑,其中最大的长42米,宽7.2米。其中出土了一件六马驾车的遗物,即“天帝驾六”。当“田字驾六”车马坑再次出现时,争论就结束了。古人死如物。一个国王死后,人们会按照他生前享受的待遇,陪葬器物、马匹、猎犬甚至人。洛阳“田字驾六”战车坑共有26节车厢、70具马骨和7具狗骨。由此,可想而知周之行的盛况。

“皇帝驾六”战车坑的发现,解开了古代皇帝驾六、驾四的历史之谜,证实了古代文献“皇帝驾六、诸侯驾四、士驾二”的正确性。对东周骑乘制度、丧葬制度的研究和王城陵墓的确认,提供了全新的考古资料,成为21世纪东周的重要考古发现之一,被誉为“东周之宝,举世无双”。为此,洛阳市在周王城修建了一座专门的遗址博物馆——田字驾六博物馆,对原址和原物进行保护,展示这些珍贵的历史瑰宝。

“无墓”和“田字驾六”的车秤有罗阳“田字驾六”的4.5米长!

如今的“无人墓”长约75米,宽约9.8米,在主墓车马坑中发现“田字驾六”,让人不禁怀疑,享受如此高级别葬礼仪式的人是一个怎样的身份?

在一座墓葬的葬坑不远处,已经清理出一个两匹一辆车的葬坑。这些车马2000多年都没有磨练过。车上的铜部件很漂亮,马的骨头清晰可见!

大冢、墓葬、车马坑、青铜剑、箭...在这样一群墓葬中,墓主人的身份是什么水平?

我们可以想象,战车辚辚,马萧萧,侍卫的弓箭都在腰间,缓缓驶来...

三年前。

抢救和保护“失踪的坟墓”

雷兴山等专家学者参观“失踪墓”

时间追溯到三年前。“无墓”葬墓(又称夏庄墓地)位于卧龙区与鸭河工业区交界处石桥龙窝村夏庄组东北。2017年3月28日,市文研所接到报告,夏庄附近中岗庙南侧树林中发现盗洞,立即派技术人员对盗墓墓葬进行调查。

现场发现,中岗寺大门东南侧有一盗洞。被盗洞直径约0.8米,深度约15米。盗洞下面有水。据周围村民介绍,中岗庙前曾是一个又高又大的土堆,原来的中岗庙就建在土堆上。现存的中岗寺是后期重建的。庙前有一块清代碑刻,字迹潦草,难以辨认。

2017年3月31日至4月20日,市文研院对该区域进行了文物勘探,确定了该墓的分布范围。然后积极与省文物局、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相关专家沟通,做好保护工作,确保文物安全。

在迅速开展文物勘探调查的同时,文物部门成立了保护协调小组,协调考古调查、钻探和考古发掘工作。省文物局还指派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胡永清、范文全等专家赴南阳实地考察文物调查勘探进展情况。

葬墓车马坑

经过文物勘探,文物部门初步认定“无墓”墓为战国时期大型A型竖孔土坑墓,全长约66米,墓室长40米,宽38米,深18米。墓周围有阶梯状台阶,台阶宽0.8m至1m;墓道位于东侧正中,东宽约5米,墓室附近宽10米,长26米。此外,墓西约20米处,有一南北长约75米、宽9.8米的战车坑,南侧有一长约50米、宽1.5米、深1.5米的遗物。

“失踪墓葬”考古

做出许多重要的发现。

从历史的尘埃中探寻文明的足迹,哪怕是很小的一件事,很小的一个地方,也会构成中华民族的影响力。“失踪墓”的发现及其可能隐藏的秘密引起了国内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极大关注。对“失踪墓葬”的研究也开始了,相关遗址开始了全面的调查...

2019年2月至4月,市文物部门在隐形土墩墓北部发掘墓葬35座,其中车马坑6座为东周隐形土墩墓墓葬。这些墓地布局规整,档次较高,是目前南阳发现的最重要的东周贵族墓之一。

下庄墓葬分布照片

2020年5月至7月,该市文物部门在“无墓”墓以南80米处,陆续发现50余座墓葬。

2020年9月13日,湘鄂豫皖楚文化研究会、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召开南阳夏庄墓地考古发掘专家咨询会。总结如下:一、“无墓”墓地是战国时期的高级墓地。该墓地保存完好,布局规整,规模宏大,特色鲜明,是重大考古发现;二是完善考古工作计划,推进考古发掘,加强考古发掘过程中的文物保护,开展多学科研究;第三,为保证考古发掘质量和文物安全,应尽快修建文物保护大棚等设施;第四,鉴于墓地的巨大价值,应尽快编制文物保护和展示利用规划,建设考古遗址公园,促进文化与旅游的融合……

施工现场负责人宋说,目前已发现主墓南北长41米,东西长43米,墓道内26米,长75米,宽9.8米。通过今年的进一步发掘,发现主墓南北各有8排陪葬墓,北有39座陪葬墓,车形墩有5座陪葬墓,南有8排陪葬墓,南有55座陪葬墓。此外,发现南葬墓中的人骨较为完整,从骨骼上可以看到许多武器伤痕和残缺的肢体。

截至目前,共发掘墓葬89座,出土青铜器、陶器、玉环等1000余件,有鼎、胡、盾、剑、戈、矛、弩机等。其中,最吸引人的是一对陶俑和仍然锋利的青铜剑、箭、剑等具有战国典型特征的物品。特别是一件青铜器上有铭文“周”(周的假字)。宋说,从目前已发掘的陪葬墓情况看,这些陪葬墓都是布局规整的“A”字形,有的还有车马坑,说明这些陪葬墓的主人生前地位很高。

在主墓的南北两侧发现了地面建筑地基,呈“山”字形。经国家、省、市专家调查,有专家认为是“享堂”,最后还需进一步考古发掘确认。

“不葬”有“享堂”之嫌

43米×41米的“隐形墓”、75米长的车马坑、天帝驾六、或享乐厅等建筑遗存表明,隐形墓的墓主人地位非常显赫,或属“王”级。

一个接一个的历史谜团和文化密码,可能很快就会在《失踪的坟墓》中被揭开!

目前“失踪墓”的发掘仍在进行中,文物保护也在同步进行。在主墓上方,正在搭建一个巨型的钢结构温室来保护墓葬,为下一步的大规模发掘提供保障。

“失踪墓”的主墓正在一个钢结构温室里施工。

马坑已经被一个钢结构温室保护起来。考古人员每清理一层覆盖在文物上的夯土,都会拍照、画图。考古学家还在马坑上喷洒了特殊的化学物质,以防止原始的汽车和马匹受到风化。这些工作都是为了在后期的研究和保护中,通过出土文物的原状,更好地还原历史。考古现场的负责人宋说:“我们目前的保护只是一个初步的保护措施。随着考古的进步,如果能回到室内,我们会修复除锈保护。如果无法提取,我们会就地保护。”

“天子驾六”

于南阳吕雯

在南阳,“无墓”和“皇帝驾六”的出现,是一种构建“中国式考古”的实践。

挖掘

“无墓”和“皇帝驾六”的出土,不仅仅是考古,更是中国文化。这对中华文明的起源具有重要价值。也是南阳文化、南阳旅游、南阳文化旅游融合发展的重要突破口,更是南阳文化旅游大发展大繁荣的契机。

洛阳“帝驾六”的发现,基于此,周王城帝驾六博物馆已成为洛阳的一张文化名片和旅游名片。去洛阳参观“帝驾六”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选择。

以文化和文物带动和支撑旅游业,成为文化旅游产业发展的突破口,是洛阳和许多历史文化名城的成功经验。基于此,我们可以想象,“无葬身之地”和“皇帝驾六”的“未来风貌”,可能是南阳人争相参观的文物古迹、风景名胜,也可能是南阳一颗璀璨的文化明珠、耀眼的文化名片。基于其稀缺性、巨大的文化价值和观赏性,成为南阳文化旅游发展的重要突破口。

发现、挖掘、研究、保护、利用和销售...通过考古发现和旅游嫁接的方式,应该可以实现“双赢”。或许,这里将来会有一座南洋“田字驾六”博物馆...

来源:南阳日报

来源:南阳发布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