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狗和主人的感动的故事(这位藏族校长自称“遭了报应”,他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

2022-11-17 12:20 资讯 268 雪貂

3月的青藏高原依然寒意料峭,松江校长踩着积雪回到了蒲甘乡寄宿制小学。学校位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这里有4万多人,面积5万多平方公里。两个月的寒假,野狗在校园里打洞,在角落里挖洞,偶尔还会下一窝小狗。松江的师生被分配了工作,驱赶野狗,打扫教室和操场,检查过期食品,拉一车干牛粪当燃料……新学期开始了。

松江全名叫松巴江措,一个地道的藏族汉子,40多岁,是当地公认的有能力、有思想的校长。大家都叫他松江校长。他主动要求从县城调到农村,把一所农村小学办成了全县最好的小学,多次拒绝提拔。这为松江赢得了名声,村里人都夸他是“好人”、“了不起”。

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月盖镇寄宿制小学校长松巴江措。2016年被评为中国马云优秀乡村教师、2020年曲麻莱优秀文化工作者、2021年玉树州优秀校长。

“你罪有应得”

二十多年前我上初中的时候,松江就是一个让人讨厌的“问题学生”。那时候物质条件差,学校一天管两顿饭。松江饿了就跑到街上跟商贩抢苹果橘子,被抓进了公安局。他的班主任每次来“捞人”,都向商贩和警察道歉,并承诺好好教育学生。松江打架,班主任向被打的学生家长道歉;松江逃学的时候,班主任一次次把他带回来。“我当时特别不好,让班主任吃了不少苦头,但他从来不骂我,也不打我。”

后来松江考上了青海师范大学。2004年毕业后回到曲麻莱县民族中学当代课老师。过了两年,家里缺钱,他就当了小摊贩。不久后,松江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了初中的班主任“你在干什么?”“我在做小生意。”“如果你只想做生意,我应该让你去。我凭什么让你读书?”松江明白老师是希望他不辜负自己读过的书,于是回到学校继续当代课老师。2008年夏天,有一次教师招聘考试,他顺利通过,成为正式教师。初中班主任打来电话,挂电话时扔下了下面一句话:“你活该!”

我感觉松江老师是在表达他的委屈和难处。站在讲台上之后,我渐渐明白了老师的良苦用心。多年来,他一遍又一遍地记着这句话。久而久之,这些话像刻字一样,在他心里越来越深。

“这句话给了我很大的动力。现在我的学生犯了错误,我不会抱怨或责备他们。我当年做的比他们差一百倍。他们迟到了,没有交作业。我有耐心去发现学生的问题,帮助他们解决,就像我当年的老师一样。"

2010年,我在曲麻莱县第二完全小学当老师的时候,隔壁一所孤儿学校把难管的学生全部交给了松江。大家都说松江管理的不错。松江说:“是因为我能接受他们的缺点,能忍受他们的脾气,能原谅他们。”学生发现新班主任几乎不打人,喜欢聊天。学生吸烟。松江说:“你不该抽烟。抽烟意义不大。”学生偷东西,松江说“你饿吗?如果你饿了,老师可以给你一些东西。你不饿,所以没必要偷。这种行为是不正确的。”别人眼中的“问题学生班”,松江带了两年,成为全县统考第一班。

松江一直觉得对不起他的老师。他说:“我可以当老师,也可以当校长,有机会我会尽力赎罪。尽量不要让这种报应变成坏事,而是好事。”

2019年,曲麻莱县劝退辍学学生157人,初步分散安置在各小学。结果打了很多架。县教育局决定把他们集中在一个学校,请松江当校长。我从松江买了拳击手套和盔甲,请了教练,然后给学生们打电话:“你们来自不同的学校,彼此都不喜欢。打架很正常,完全可以打,但必须得到我的允许。我已经为你准备了最好的战斗场地。”

学生们一开始没在意,松江就跟上了,把他们送到会场打。后来同学们互相约定,要打就去松江拿钥匙开门。有同学找松江:“某某总欺负我,我要和他正式打一架。”松江曰:“是!老师买了那么多东西给你打。”

有一次,两个学生打累了:“松江老师,我们不能打。我们可以休息一下吗?”松江乐呵呵地说:“别休息,继续玩。”最后,两个男孩筋疲力尽,一遍又一遍地说:“不打了,不打了。”“那你们握握手,见个面,以后搞好关系。”有了发泄情绪的出口,群殴和校园欺凌再也没有发生过,学生们还在县赛马会上表演了搏击秀。三年后,一百多名学生陆续毕业,大部分进入职业学校。

有一天,初中班主任向松江吐露真情。他带了松江的学生后不久,就从前线调来了。他感慨地说:“出门没什么好玩的,我当你们班主任的时候最开心了。”

学校应该是最有文化的地方

一个土生土长的松江曲麻莱县人,他讲了很多家乡的事:曲麻莱县位于青海省西南部,海拔4200多米。有黄河的正源和长江的北源,蜿蜒向东;昆仑山有玉珠峰,西藏四大名山之一的嘎多觉沃,高耸入云;这里有辽阔的草原和通天河,风景优美。最让松江骄傲和迷恋的,是它独特的风土人情。这里有的牧民把牦牛当家人,宁愿穷也不愿意卖;这里的学校有“虫草假期”,有实力的孩子可以挖600多根虫草,给家里挣2万多元。“这是游牧民族的世界,是一群自由散漫的人生活的地方。”松江动情地说。

他热爱松江的本土文化。他从小就喜欢唱民歌。他在县第二完全小学教藏语时,收集民歌来教。但他发现会唱山歌的人越来越少,于是对乡村文化的衰落深感不安。2012年,正好蒲甘乡的寄宿制小学需要一个校长,蒲甘乡又是松江的老家,他就义无反顾的回去了。

农村没有多少娱乐活动。松江上任后,成立了足球、篮球等俱乐部。但他觉得不能一直照搬别人的做法,于是看中了当地的藏棋。藏棋是牧民放牛无聊时的消遣。人们在一块有尖石的大石头上画一个棋盘,然后找几块黑石和大白石,就可以下一局了。但和民谣的情况类似,玩藏棋的人越来越少,传统棋艺也逐渐被遗忘。松江教师花了四五年时间整理了一本小册子《黑白石文化》。松江还在学校里建了一个藏棋广场。过去,课间有很多噪音。现在,一些学生坐在那里,看着棋盘,静静地玩着。他们多少有些文人的味道,这让松江大为感动。

后来,藏棋入选玉树州非遗名录,推广到全州172所学校。松江派老师去各个学校讲课。有人问:“你能挣多少钱?”松江听了这话,露出一副严肃的样子:“我上小学的时候,那个老师在学校,默默无闻二十多年。这次他带着我们学校的藏棋,去玉树州第二民族高级中学分享他的做法。这种内心的愉悦和个人价值的认同,不是花点钱做点福利就能实现的。”

民歌中有很多关于土灶的故事和歌谣。收集民歌时,松江对土灶产生了兴趣。随着时代的发展,牧区已经开始使用电磁炉,松江担心和汉族的灶台文化一样,藏族当地的灶台文化也会衰落。他收集、整理、抢救,用老人教的方式,在学校里建了一个土灶。

藏区的人们非常尊重自然,但每当破土动工,他们都要举行仪式,尤其是建造土灶的仪式。主人拿了一些值钱的东西深埋在土里,以示对大地的感激,然后在上面建了一个土灶。那天松江从家里拿了些首饰,埋在土灶下。孩子们以为是寻宝——校长把宝藏埋在了学校下面!松江告诉他们:“作为有灵性的人,为了自己的私欲,对地球做了一件人为的破坏。我们必须感谢地球,为我们的行为做出补偿。这也是我们是人的原因。”这一环节成为学校扎根教育的主要部分。扎根教育就是让学生认识家乡,热爱家乡,说家乡方言,唱家乡歌谣。后来基于学校整理的材料,土灶入选了青海省第五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松江一直认为,学校应该是乡镇最有文化的地方。“在国内有优势。只要你不喝酒,不打麻将,你就会有很多时间。除了陪孩子玩,就是做一些对当地文化教育有意义的事情。”松江带领大家到长江边捡石头,探索古寺遗址。有文化价值的拍照,整理资料,提供给相关部门。所以学校接待了很多县、州、省的领导。松江很开心。我觉得自己的工作是有价值的,可以结识更多的领导,为学校争取更多的资源。县文化局为学校赞助了一个书法教室,并捐赠了一些吉他。有人开玩笑说他们乡镇小学有,我们县城学校一个都没有。

曾经有个领导很欣赏松江,想把他调走。他已经给县委书记打了电话,但是松江拒绝了。领导再看到松江,严肃地问:“什么意思?”松江说:“我们曲麻莱县最缺的就是育人,想出人头地的都调过来了。我从事教育这么多年,非常热爱。我积累的一些经验可能对教育有更好的帮助,所以我愿意留在教育界,不是说我鄙视领导的安排。”领导明白他的诚意,就不再勉强了。在农村,有机会被调动是很正常的。松江已经三次拒绝了类似的晋升机会。他说:“每次开会,我们都激情发言,热爱教育,忠于职业。如果有机会我们就跑了,我觉得很尴尬,没法跟老师们解释。”

他们造火箭,我们抓老鼠

有一次,松江让一个男生上厕所解手。不一会儿,男孩从臭烘烘的厕所里跑出来,喊道:“哪个傻逼把屎都带到那个地方了?”“怎么会这样呢?”松江问他。男孩很认真地说:“屎要落在草原上,让风吹。下了雨就变成肥料了,也不臭了。”松江说很理解他的想法,但还是让他上了厕所。草原和城市有各自的规律,教育也是如此。这是松江对这件事的看法。

松江可以正面看待与大陆的教育差距。在内地参观交流时,同行们感到沮丧:“我们没有这个条件。”松江不这么认为:“关键是要学会做这些事情的意义和目的。他们可以造火箭,因为学校旁边有科技馆和研究所。没关系。我们回牧区,可以带着孩子去骑马、放牛、放羊,有时候还会照着那种教育去抓老鼠。”松江在蒲甘乡的时候,每年夏天都会组织捕鼠比赛。天气好的时候,孩子们吃午饭,找校长缝衣服,去草原抓老鼠。

问他造火箭和抓老鼠有什么共同点,松江回答:“大人喜欢数字,小孩喜欢故事。我一直相信,孩子必须经历很多故事,才能让自己的童年充满乐趣。我们在师资和教学方面输给了城市,但农村有广阔的田野,孩子们可以玩耍,农村的机会更多。”地面上有一场滑冰比赛。刮风的时候,我们在草原上放风筝。一场大雪过后,松江将举行堆雪人比赛。一年级纯玩,二年级学造句,三年级写日记,大一点的写作文。

“简而言之,农村教育应该有不同于城市教育的一面。我们不应该盲目地照搬城市的文化,而应该在身边寻找自己的闪光点,让孩子们从传统文化中找到自己的快乐,让他们成为有根的人,把根深深地埋在农村的土壤里。”

我在蒲甘乡的时候,松江看到孩子们喜欢玩水,但是在野外很危险,于是学校铺设管道从6公里外的山上取水,在校园里建了一个小湖。松江也看中了学校后面的一块地,那里有两条小溪流过。松江想在那里建一个温室,作为孩子们的游泳池。这块地原本是计划用来建度假村的。村里知道松江的意愿后,把小溪上下游共6亩地划给了学校。松江说不需要那么多地。乡党委书记说:“学校未来的发展会很好,会批出很多意想不到的项目。如果到时候没地方建,那就是地方政府的失职。”

2019年,松江来到月盖镇寄宿制小学承担劝退学生的教育任务,开始招收新生。现在学校有三个年级。松江延续了他一贯的教育理念。他让学生从他们出生的地方拿一小瓶土,拍一张照片,写一些关于他们家乡的故事。松江把这些做成展架,放在学校的各个角落。刚开始同学们并没有积极的回应,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开始有点感动了。一些学生带着他们的新朋友到展览架上介绍他们的家乡。松江说,“一切的出发点都围绕着如何让孩子有一个美好的童年,让他们有故事,让他们和学校有关系。”

现在,松江又琢磨起了另一件“大事”。他呼吁学生和家长捡起空酒瓶,送到学校。一摞摞的瓶子堆在校园的角落里,别人看了都摇头:一个学校这么多啤酒瓶什么意思?松江计划收集10万个瓶子,然后让全县每个人写一句关于环保的话,装进瓶子里,作为校园文化走廊和公共空间的建筑和装饰材料。松江解释说,曲麻莱县缺乏玻璃瓶回收体系,人们随手扔掉的瓶子不仅会污染环境,还会危及人畜安全。曲麻莱县位于三江源国家公园核心区。习近平总书记考察青海时强调,要把三江源保护作为青海生态文明建设的重中之重。松江要建生态环保示范学校,携手提高家长乃至全县人民的环保意识。县里的领导同意这个想法,但找不到专项资金支持,松江也不气馁:“那就慢慢来,无非是时间长一点。可能需要10年、15年,我们的决心还在。”

— END —[/s2/]

来源|本文发表于《教育家》2022年4月第二期,原题《松巴江措:让孩子把根深深埋在乡村土壤里》

文|黄硕

设计|朱强

总体规划|周彩丽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