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狗安乐死价格(六年前,台湾女兽医将七百多条狗安乐死后,把最后的药留给了自己)

2022-12-03 05:48 资讯 272 宠物羊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科技的发展,“网络暴力”已经成为近年来最流行的高频词之一,如何制止网络暴力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

网络暴力很多时候都是打着“站在道德制高点”的幌子,其实就是暴力。那些自称“侠义”的键盘英雄,往往是非理性客观的网络喷子。

网络虽然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但同时也可能让每一个潜在的人都成为网络暴力的对象。与肢体冲突相比,类似“软刀子”的网络暴力牢牢把握着舆论走向,“杀人不流血”往往是网络暴力的最大特点。

1984年出生的简志成,职业是一名普通的台湾省兽医。她之所以在大学毕业后从事兽医工作,似乎是一份与生俱来的本能工作,而这份工作是她青春记忆中最可敬最神圣的。

简成刚学会满地爬的时候,好像和家里养的小动物有很大关系。她不但不害怕这些动物,反而似乎和它们很亲近。简志成4岁的时候,被父母送到了当地的幼儿园。有时候她父母下班晚一点。没等父母来接她时,她一般会和一些素未谋面的流浪猫狗玩得很开心。

在简志成的记忆中,有这样一个场景让她历历在目。“从小到大,她因为带回一些流浪的小狗小猫被父母训斥,但时间长了,父母也无话可说了。”

她对动物的特殊感情,在别人眼里很难理解,但对于简的父母来说,他们的女儿从小就是这样,慢慢地,他们似乎也明白了。

因为动物和动物之间的感情是从小培养的,而且很多时候父母也没有遏制她的爱好,所以在后来的岁月里,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可以为这些流浪动物做点什么,伴随着她的单纯和成熟。

2002年,18岁的简志诚以超常的努力考上了台北大学,考上了台大兽医系。和周围的女生比起来,真的是唯一一个可以“圆梦当兽医”的。当年考上兽医班的一群学生中,只有几个是女生,其余都是男生。

【/s2/】永远热爱一件事,永远毫无顾忌地朝着热烈热爱的方向走。

考上台大兽医班,自然是为了成为一个以后能学点东西的兽医。据说当年简志诚的分数高得惊人。她本来可以选择台大的王牌专业,但是她好像没有想过,考了这么高的分。有亲戚朋友打电话回家,简志成的父母只是说,“她一定是学兽医的。”

2006年夏天,台大的招聘会很热闹,但是兽医班的同学拿着简历在招聘会上来回走了好几趟,都没有找到要招兽医的单位,让大家很苦恼。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虽然招聘会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但是能招到兽医的单位却寥寥无几。

与其他兽医专业的学生相比,简志成并不着急。她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拼命找简历,而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在大学的最后时光里完成学业。由于她大学四年的优异表现,在招聘会的最后,一家宠物医院向她抛出了橄榄枝。

眼前这家公司是台湾省著名的宠物医院之一,当面答应给简志诚的工资高得惊人,让同系同班的同学都羡慕不已。就连简志成的父母听到消息,也时不时打电话催他,“尽快签合同,不然过了这个村就没店了。”

眼看着大学毕业在即,大家都在为找不到稳定的工作而难过。面对这家薪水如此之高的公司,虽然也很适合她的专业,但她决定不要把工作的起点放得太高,于是不顾家人朋友的反对,毅然拒绝了公司的要求。

毕业后,在知识储备还算稳定的情况下,简志成参加了当年的兽医专业考试,还以专项考试前几名的优异成绩拿到了兽医资格证。

致力于治疗流浪动物的她,不想一毕业就被高薪聘请到宠物医院工作,因为企业的医疗和公益性质很不一样,她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更多的流浪动物服务。

拿到兽医资格证后,简志成自愿加入动物保护。虽然她的工资不高,但她本身的公益意义却很大,在这里她可以通过第一手的实践积累动物保护的经验。简志成当时选择的动物保护站是一个救助和收养流浪动物的基地。

听到女儿的想法,父母首先站出来反对。“先不说你能拿多少工资。你才22岁。你不怕毁了你的未来吗?你真的要把大好青春都浪费在流浪动物身上吗?”

在周围人的眼里,几乎所有人都不认同简志诚的选择。一个优秀的女大学生,毕业后每个月几万的工作,还要去偏远的动物护理站发挥个人价值。因为公益性太强,领的工资很少,但就算工资少,也很难阻止22岁的简志诚。

有的人为了祭祖而成名,有的人为了帮助更多的流浪动物而考研。

简·程从来没有考虑过任何关于报酬的问题。她天生同情那些流浪动物。虽然她一个人很难帮助所有的流浪动物,但她还是要尽自己所能帮助更多的流浪动物。在她的地方,没有最多可以救助的流浪动物,只有更多。

来到动物护理站工作后,起初,简志成觉得这里的环境更适合自己。虽然地处偏僻,但这里的环境在舒雅算是比较僻静的,正好适合流浪动物的生存和恢复。而且,这里的保护站还有一个明显的特点。每天都有无数好心人送来的流浪猫狗,这也成了简志成一直想留在这里的主要原因。

但没过多久,苗圃站的负责人就把简志成叫进了办公室。然后团长说的话震惊了简志诚的三观。也难怪她一直很照顾的动物会时不时莫名其妙的消失。原来他们都被工作人员悄悄安乐死了。

这些动物无家可归,最终,它们将被残酷地安乐死。那不是违背公益吗?这样的话,援助呢?

然后,简志成被负责人告知,“她会执行这项工作,就是让她给动物注射安乐注射液。”

简激动地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不能好好培养他们吗?”

本来台湾省动物保育的结构体系还没有完善,政府也没有给予足够的资源保障,所以无法控制源头。如果这些长期无人收养的流浪动物一直生活在这里,可能很快就会拖垮整个保护站。

因此,动物护理站里一直流传着一条规定,“如果送到这里的流浪动物在未来12天内没有主人可以收养,就会被安乐死,以平衡整个救助系统的经济问题。”

这里的公益性质虽然很强,但只是相对而言,其本身的局限性来自于政府的源头,所以不是普通人能够扭转甚至大幅改善的。

面对这种情况,简志成救助动物、服务动物的初衷几乎瞬间被戳穿。她无时无刻不在幻想着这些流浪的动物有一天能被好心人收养,人类总能给它们一个家,但所有的梦想都在这一刻无情地破灭了。

这条救助动物的路还会走下去,即使你让自己对动物实施安乐死,这个行动也可能逐渐变成“一种救助”。

于是,23岁的简志诚开始走上了“双向轨道”。

一方面,简志成开始负责对动物实施安乐死;另一方面,她也在积极给当地政府写建议信,称“建议全面禁止动物安乐死的监管,给动物一个安稳的家。”

刚开始对动物实施安乐死的时候,简志诚是绝对难做的。她因此做了无数个噩梦,在很多绝望的时刻看到自己是一个冷血的刽子手,却终究无法改变现状。毕竟整个救助流浪动物的体系涉及到政府层面,涉及的金额巨大让她望而却步。

她能做的就是不断向政府提出自己的建议,希望有一天这种“肮脏邪恶”的规定能尽快结束。

两年时间里,简志成亲自送走了700多只流浪动物,而这些流浪动物大多是无人前来收养的流浪狗。

大量要被安乐死的流浪动物让简陷入深思。这样下去,她不知道这辈子要送走多少流浪动物。她每次对动物实施安乐死,都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对于动物来说,死亡的过程当然是愉快的;但对于简来说,动物的生命终究不是被拯救和保障的。

长期以来,为了让这些流浪动物有个归宿,也为了让它们逃离死亡,简志诚发起了网络救助,联合越来越多的社会爱心人士和动物关爱工作者,通过网络把流浪动物送到千家万户。这样这种情况就可以得到很好的改善。

但渐渐地,简志诚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来这里领养动物的人当中,总有几张熟悉的面孔在这里。他们频繁领养动物,简志成从外表和举止上看根本不像是“爱狗爱猫者”,而是一个目的不纯的路人。

之所以怀疑它们有不纯的目的,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动物肉被端上了今天的餐桌,而这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产业链。与蔬菜相比,肉类的价格更贵。如果这些人是“黑心”商人,把流浪动物送给他们岂不是一种主动?

随着简志成对这些人的反抗,同时,她自己也被推到了网络舆论的风口浪尖。因为她对流浪动物实施了安乐死,网络上充斥着各种攻击她的污言秽语。

“安乐死在哪里?很明显,你打着安乐死的幌子,肆意杀害这些可怜的生命。你根本不配当医生!”

谣言传遍网络,简志诚突然浮现在脑海里。当她试图抗拒动物安乐死的画面时,她无数次把自己想象成一个残忍的刽子手。现在看来,她的所作所为真的让外界鄙视她了。

面对成千上万的网络喷子,面对极具攻击力的舆论,简志诚的回应显得极其苍白无力。她是最想杜绝和组织动物安乐死的人,她为此付出了几乎所有的努力,她能做的一切都已经在做了;但她根本无法澄清,甚至无法为自己说出任何反驳或解释的话。

此时的简志诚刚刚脱下白色婚纱。她和丈夫结婚不到一个月。你预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

真的很难被理解,加上网络舆论的攻击,连台湾省一些地方动物保护团体都发声抵制,这让简志诚如何应对。毕竟她选择带着野心去死。

2016年5月5日,在对最后一批动物实施安乐死后,32岁的简志成吞下了一颗安抚药。经过一周的抢救,她终于带着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

简志成临终前留下遗书,顶行写着“人生并无不同”。[/s2/]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