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乐死一只狗多少钱(2016年,台湾女孩给700只流浪狗安乐死后,将最后一针留给了自己)

2022-12-02 18:55 资讯 365 寵物

简稚澄第一次工作的时候,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

她精心准备了小零食,一大早就来到保育园陪狗狗玩耍。

狗狗才三岁,被人恶意弃养在路边,好心人发现以后送进了保育园,在这里它得到了妥善的照顾,每次看到简稚澄都会咧开嘴角热情的扑上来。

人类在它短暂的生命中画上了浓墨重彩的记号,它在她腿边打转,蹭来蹭去想要被她抚摸,但陪伴它玩耍的简稚澄却频频拭泪。

终于,她工作的时间到了。

浑然不知未来命运的狗狗度过了愉快的一天,在简稚澄的指引下,它踏着欢快的步伐走进纯白的房间,温顺地躺在她的脚下。

“汪汪……”

简稚澄不敢和那双澄澈的眼睛对视,她攥紧手里的注射针管,里面的药液一滴滴滑落银白的针尖,她抚摸着狗狗的毛发,颤抖着将针头插进狗狗的血管……

几分钟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狗狗再也没有发出声音,它只是在注射结束后依恋地扭头舔了舔简稚澄的手心,坦然接受了这早已安排好的命运。

简稚澄丢下针管抱着狗狗放声大哭,她亲手终结了它的生命,不舍却又不得不这么做,因为这就是她的工作。

乖巧变“叛逆”,力排众议做兽医

1984年出生于台湾省的简稚澄,是传统意义上“别人家的孩子”。

她性格温和,头脑聪慧,从小到大都是父母的骄傲,是其他小朋友的榜样,一路按照父母为她准备好的路线循规蹈矩,父母每每提起都与有荣焉。

“这个孩子半点不让大人操心!”

没有中二期、没有叛逆期,简稚澄安然地度过了整个青春期,然而,就在高考后填报志愿的时刻,她和父母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简稚澄的成绩十分优异,远远地超出了台湾一流大学的分数线,简父简母在报考志愿上研究了很久,他们一致认为,女儿毕业后无非也就是走两条道路。

考取公务员或者考取教师编制,工作稳定,社会地位高,且薪水优渥,完全不必担心今后的生活,他们甚至畅想起当女儿毕业以后早早成家,儿女双全生活无忧的模样,在父母眼中这就是最好的安排。

然而简稚澄很不情愿,她早就想好了自己今后想要做什么,从小她就喜爱毛绒绒的小动物,她渴望着今后的人生有它们的参与,她向父母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我想报考动物医学专业,将来做一名兽医。

这迟来的叛逆令简家父母勃然大怒,他们试图用自己的方式告诉女儿,这条路会有多难走,但是简稚澄的态度很坚决,她情真意切的对父母说:“爸爸妈妈,一直以来都是你们安排我,现在我长大了,我想拿回自己人生的控制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女儿心意已决,做父母的又能怎样呢?简家父母只好点了头,他们也向女儿表达了自己的心意。

身为成年人,我们见多了社会上的坎坷,很担心你会走上歧路,也许你说得对,就像含苞欲放的花骨朵,总要经历风雨才能彻底成长为美艳的花朵。

经过和父母的沟通后,简稚澄如愿以偿,她以高分考入台湾大学,成为兽医专业的一名新生。

在校五年,简稚澄练就了一身卓越的专业技能,在拿到毕业证书后,她告别校园,正式踏入了自己的梦想之旅。

尊重女儿梦想的简父简母给出了建议,女儿喜欢宠物,可以选择成为一名宠物医生,现在社会经济发展水平持续增高,人群喜好也逐渐偏向于精神需求和陪伴需求,宠物行业的势头正好,且长远发展也很可观,对于简稚澄来讲简直是量身打造的好工作。

但简稚澄又一次地出乎了大家的意料。

她没有用自己的专业技能和高学历做踏板,而是主动联系了桃园市新屋动物保育园,成为了一名普通的动物保育员。

我喜欢动物,也要尽全力去照顾它们,这才是我报考动物专业的意义所在。

这个决定大跌众人眼镜,不仅好友不理解,亲人也不支持,但简稚澄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固执,她甚至有一段时间不接父母的电话,只因为他们反复劝说她不要任意妄为。

收容背后:无可奈何的抉择

就这样坚持自己的梦想,简稚澄开始了保育园的工作。

桃园市新屋动物保育园以收容流浪、遗弃动物为主,里面的动物迥别于日常所见的毛绒绒可爱形象,它们大多都有着悲惨的过去,因为应激反应惧怕与人类接触,简稚澄上任的第一天,就看到铁网里面目全非的动物浑浊的目光,耳边都是它们歇斯里地的嚎叫。

她看到有可爱的猫猫被戳瞎了眼睛,有毛发全部被拔光的狗狗瘸了一条腿日夜不停的哀鸣,有的毛孩子失去了尾巴,失去了耳朵,失去了四肢,仅仅是为满足那些隐匿在社会黑暗角落的恶念。

保育园的员工很少,动物居所无法得到及时的清理,散发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臭气,简稚澄入职第一天,园长带着她仔仔细细的转了一遍,把整个保育园的工作事无巨细的向她介绍,最后问了一句话:

“你真的做好决定来照顾这些孩子了吗?你真的具备这样的勇气吗?”

简稚澄的目光看向远处的铁网,她神情坚定地点了点头。

“这将是我毕生的工作,请您放心,我会尽自己所能来帮助它们。”

简稚澄就这样成为了保育园的一员,园里条件简陋,简稚澄初来乍到承担了很多本不属于她的工作。

每天,她的时间被安排得满满当当,清理动物居所,为小动物洗澡、喂它们吃饭,还要带出去放风,诊治它们身上的疾病……这份工作很累,很辛苦,但简稚澄甘之如饴。

她在这里收获了很多,也成长了很多,尽管工作辛苦,但毛孩子们渐渐的都熟悉了她,有一天,一只小狗犹犹豫豫的靠近,在她脚下打了个滚——简稚澄捂住嘴巴激动的热泪盈眶。

这就是她所希望收到的回报,也是她梦想道路上前进的一大步。

简稚澄的努力打动了园长,园长决定告诉她保育工作温馨背后的残酷事实,有一天,她被叫到办公室,园长背着手站在窗前,缓缓的说了一段话。

“保育工作很辛苦,不是明面上的辛苦,是付出心力后的辛苦,你是个好孩子,最近你做得很好,但我要告诉你一个事情,咱们收容的小动物,如果超过12天没有人愿意接收,他们就会被带去安乐。”

听完园长的话,简稚澄迟迟没有反应。

她难以想象那些和她朝夕相伴的毛孩子,在经历了绝望后被救治,却又走向死亡,这是一个令人难过的循环,简稚澄想起那只打滚的小狗,它那么有戒心,却仍旧愿意为一个人类付出的温情再度露出柔软的肚皮,可人类却要它付出生命的代价。

“为什么要这么做?”

园长无奈地拿出数据给她看,“保育园就这么大的面积,就这么多的资源,如果只进不出,那其它需要被救助的动物要怎么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简稚澄的眼泪不自觉的涌出来,她听明白了,却又不愿意明白,浑浑噩噩的想了许久,劝园长放弃安乐动物。

这是不可能的!”园长拒绝了,“你要学会适应,我们所做的不是错误的事情,而是只能这么去做。

“如果不安乐,不收容,先不说它们的处境会不会更加糟糕,流浪动物身上有多少病菌,如果伤人要怎么办,我想你这位高材生应该比我清楚,这是会影响社会稳定的事情。”

简稚澄心里很明白,以一己之力,她没有办法帮助所有的动物,但至少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点什么,就这样,她接受了园长的任命,成为了保育园的安乐医生。

她执行过700多次安乐任务,每次都会准备零食,提前来到园区,和即将告别人世的毛孩子玩一整天,陪伴它直到生命的终焉,在一次和同事的沟通中,简稚澄曾经说过一段话。

“我又能怎么办呢,不接受,还会有人来做这件事情,与其抱着遗憾离开,不如亲手送它们走完这段路。”

路漫漫其修远,愿世间再无安乐

虽然她能够理解园长的苦衷,能够执行安乐,但简稚澄深知,想要让安乐消失还是要从根本上下手。

如果领养的人多了,被安乐的动物一定会减少,这样就能够救助更多的毛孩子,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

她决定借助网络的力量,甚至用微薄的薪水购入了一台高清摄像机,每天都泡在园区里面,捕捉毛孩子最可爱的瞬间,分享它们的故事,她的努力没有白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桃园市新屋动物保育园,网络上的人气带动了现实的人流,很多人捐赠了物资,也有很多人表示想要领养一只小动物。

随着保育园的人气暴涨,一切都开始向正面循环,简稚澄也众望所归的当选为新一任园长。

媒体的采访和人流的到访带给保育园新的活力,在简稚澄的努力下,安乐越来越少,被领养的小动物也都有了新的归宿,2015年的新屋保育园,是全台湾领养率最高、死亡率最低的保育园,正因如此,网民们亲切的称呼简稚澄为“最美收容所长”。

如果能够持续下去,简稚澄一定会做出更加令人惊叹的成绩,然而意外却悄然来临,打乱了她的人生规划。

众所周知,领养小动物最基本的条件就是要有能够养育它们的经济能力,且能够接受回访,保育园的规矩更加严格,需要实名认真登记,也正是得益于这样严苛的规定,简稚澄才发现了这个通过免费领养小动物而非法获利的团伙。

名单上,有同一个人连续多次领养动物,且无回访记录的情况存在,简稚澄心生疑惑,她在此人再度来领养的事后旁敲侧击,更是下了功夫跟踪对方,终于发现了多次领养背后的秘密。

原来,这是一个成熟的作案团伙,他们看中了保育园免费领养的规章制度,所有成员有计划的领养体型较大的狗狗,到手以后就卖给狗肉馆,如果因为生病等原因狗肉馆不收,他们就会虐待狗狗或再次弃养,通过这种方式,很是发了一笔不义之财。

简稚澄气坏了,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人可以恶劣到这个地步,等到那个团伙再来的时候,简稚澄严词拒绝了他们的领养申请,不仅如此,她还把团伙成员都加入了黑名单。

俗话说“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这个犯罪团伙为了报复简稚澄,不惜捏造流言蜚语,他们请狗仔偷拍简稚澄的各种照片断章取义,甚至简稚澄在兽魂碑前为被安乐的动物祈祷的照片也被穿凿附会成“屠夫的忏悔”,一时之间保育园名声大跌,简稚澄也被冠上了“屠夫”、“刽子手”的称号。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简稚澄升任园长的这一年,她收容了1765条流浪狗,超出了正常承受范围5倍之多,与膨胀的收容数据相对应,领养数据反而呈现断崖式的下跌,大多数人的收养只是心血来潮,嘴上说说,很少有付诸行动,简稚澄无奈之下只好再次对动物进行安乐,而这也成为了犯罪团伙攻击她的把柄。

网上舆论纷纷,都在谴责她安乐动物的行为是“冷血”、“变态”,甚至有自称“爱动物”的极端分子跑到园内来当面辱骂、殴打、恐吓她,在这种内外压力的作用下,简稚澄变得不堪重负,最终选择走上不归路。

此时的她,已经组建了自己的家庭,但父母的寄托、新婚的甜蜜都无法拉住她滑向深渊的手,动物保护组织不明缘由,一味阻拦安乐死,网友躲在网络后面畅快淋漓的用口舌关爱动物辱骂简稚澄,却不付出一点实际行动。

2016年5月5日,简稚澄完成自己的工作后,拿起为动物准备的安乐药品,毫不犹豫地注射进自己的身体中。

她为世人留下一封遗书,上面写着:

“我不是故意要杀害它们,只是我想用我的死告诉所有人,动物也跟人是一样的,都是一个生命体,希望大家都能尊重它。”

但可惜的是,简稚澄的死并没有唤醒那些凶手的良知,时至今日,还有人在肆意诋毁,认为她只是逃避责任,流言猛于虎,一个为了小动物付出全部的人,竟然会被一些毫无作为的人理所当然的指责,而那些遗弃它们,最终导致惨痛结局的人却毫发无伤。这又如何不是一件讽刺的事情呢?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