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了两千六,收到一具尸体”:6000亿的宠物市场,水有多深?(汉口哪里有宠物市场)

2022-11-17 12:20 资讯 216 宠物造型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快刀财经,作者 | 向思羽,编辑 | 黄晓军

无监管无责任,市场信息不透明,几乎成为了整个宠物行业市场常态。

“如果有朝一日动保法完善了,我们都是那垒城墙的一块砖,保护着往后余生 数以万计的毛孩子们。”

——siri的妈妈亚瑞蒂奥

“我没想到那一面竟然是最后一面,不然我死也不会让人把它带走。”7月12日,微博网友@亚瑞蒂奥因爱犬Siri在托运中意外死亡而发出数条微博,泪诉求助。

此前,大学毕业的亚瑞蒂奥为了将Siri从南京带回贵阳,联系了一家宠物托运服务商“广州帮帮”。双方协商,后者为其提供宠物航空托运服务,价格2600元,定金400元。

但到约定时间后,亚瑞蒂奥最终只等来了一具发臭的尸体。

据后来工商局工作人员确认,金毛Siri是被宠物托运机构弄去了大巴车的行李箱,然后被活活热死的。

空运变陆运,还是高温缺氧的行李舱,这一事件在微博引发热议。加上托运公司前期拒不道歉,甚至扬言要对亚瑞蒂奥进行威胁,其恶劣嚣张的态度点燃了众多网友的怒火:

“很抱歉以这样的方式认识你”“为金毛Siri发声”……

但鲜有人知的是,这些呼声背后,其实只是整个宠物市场乱象频生的一个缩影。

01 百倍价差之下的真假空运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宠物市场的发展肉眼可见。Euromonitor数据显示,1999-2005年,中国宠物数量5年增长了21.6%。

也正是这一年,宠物托运行业开始兴起。

行业发展初期,托运行业服务的大多是猫舍狗舍繁育出的纯种宠物猫狗,托运价值较为昂贵。加上养宠家庭大多布局在北京、上海、广州、重庆、武汉这五大宠物城市,宠物托运一般的方式就是空运。

但经过几年的发展,中国养宠人群快速扩大,地域分布逐渐分散。而相应的航空路线各有限制,对托运宠物种类、重量要求不一,宠物专车、宠物巴士等陆运业务逐步出现。

空运与陆运之间的成本差,尤为巨大。金毛siri事件的帮帮宠物托运就在事后发布消息表示,空运一只宠物300公里需要2300元,但跟大巴车厢走几乎零成本。

如果悄悄将空运订单偷换为陆运,一趟10多只宠物的运输,能够纯赚20多万。

马克思就谈到,“当利润达到10%时,便有人蠢蠢欲动;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有人敢于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100%时,他们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

以至于,假空运真陆运的经营方式,一直在宠物托运行业中悄悄存在。

笔者曾有过一次宠物托运经历。当时,托运平台告知,可以代办动物检疫证明、代办宠物托运登机手续、包送上机、专人接送,甚至表示“你放心,我们在机场有关系的”。

为了做到对宠物实时监控,笔者最终强调不用空运,而是搭乘有监控直播的宠物专车。

一天之后,相关工作人员打来电话,原本在城区领取宠物的约定,最终更改成为了机场,并且强调需要缴纳50元机场自提费。

不明所以的操作。

事后,一位业内人士猜测,这样的行为可能就是假空运真陆运。也即是说,同一辆巴士运送到机场的宠物,他们的主人可能提交的是空运订单。

这一操作,基本找不出漏洞。毕竟,托运方如果谎称宠物已登机,之后的一切行程,主人便无从得知。

但金毛siri的假空运有一个明显的bug。根据亚瑞蒂奥提供的信息,金毛Siri是提前一天被接走的。

这实则是黑心托运商阳奉阴违的把戏,为了让先出发走陆路的宠物能跟坐飞机的主人同时达到目的地,从而制造宠物是通过空运来到主人身边的假象。

托运商假借办手续为名提前接走Siri

很不幸的是,即便是走了陆运,金毛Siri也没能坐上基础设备较好的宠物专车,而是被无情地塞进了大巴行李舱。

不知道这一趟的生离死别换来的400元定金,能让广州帮帮的员工分到多少年终奖。

02 痛点难消的宠物食品与医疗

iiMedia显示,预计到2023年,我国宠物行业市场规模接近6000亿元,但最显著的领域还不是托运。《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从宠物消费结构看,宠物食品和宠物药品的消费渗透率最高。

越有钱的地方,越有江湖。

作为宠物市场消费主力的90后铲屎官们,对自家宠物们的口粮,无疑是舍得下金的。真正做到了“我?添加剂地沟油都无所谓。我的宝贝?纯天然无添加呵护到位。”

2021年开始,精细化养宠的特征更是开始逐渐显现。相比从前传统的谷物及肉副制品作为原料出产的粮食,天然粮、有机粮受更铲屎官们喜爱。

膨胀式增长的需求同时也催生了市面上鱼龙混杂的产品,在尚未建立起统一标准体系的不成熟市场里,唯有流量变成了硬通货。

实不相瞒,有几个新手铲屎官没踩过流量的坑?笔者也买过一整箱的”疯狂的小狗“。对,就是被上海315消保委拎出来点名的那个网红狗粮品牌。

全网爆款”疯狂的小狗“被检测出玉米赤霉烯酮毒素,据悉来源多为霉变玉米

那时候还是新手铲屎官的我,对狗粮毫无研究,买狗粮的过程仅仅只是——1.打开某宝 2.销量从高到低。

哪家销量最好,就买哪家的粮,跟着大部分人一起买,几乎是每个铲屎官都走过的路。

哪怕如今的我已经成了知识丰富的资深铲屎官,也只能说不再是他们的受众而已,因为永远都会有割不完的新手韭菜们给流量主收割。

“现在的宠物食品市场崇尚风气的不是做一款真正好的粮,而且做一款能让大部分消费者看起来觉得好的粮。”资深宠物博主狗子哥说,”整个市场到现在为止唯一的营养指标只有一条美国AAFCO,而且合不合格都能卖。“

宠物食品质量问题,直接将宠物引导向了这个灰色产业链的下一环,宠物医疗。作为宠物消费渗透率第二的板块,宠物医疗市场规模在2020年超过了2400亿。

随之激增的,还有与之相伴的宠物医疗纠纷。

不同于宠物商品的可复制性,宠物医疗服务的增长表现则是完全跟不上市场的医疗需求,宠医业内行医制度的不严谨与宠物医疗人才、技术的空缺,导致医疗纠纷频频出现。

比如株洲一只小狗绝育手术之后死亡,而主刀的宠物医生被动监所验证无证行医。

主刀者无证行医至狗死亡

“销售药品的提成,直接关系我们下个月能领多少钱”在宠物医院工作的微博网友Sams说道“不乏有老板急着招人赚钱,让实习生们一边上台一边考从业资格证。”

“价格不透明”、“医生资质不透明”和“医疗责任举证认定难”是宠物医疗消费的三个痛点。

和人类医疗不同,由于宠物医院不属于社会基本公共服务的保障范围,并不具有公共性、公益性,纯属营利性质机构。

同时我国目前的宠物医疗行业并无专门的定价标准,行业自身的指导性政策亦尚未出台,使得宠物医院对其药品、医疗服务几乎等同拥有自主定价权。

此外,宠物在实际医疗过程中又并不像人类具有自主表达的能力,一切由宠物医生给出判断与治疗方案。这客观上为出现乱治疗、乱收费的现象提供了滋生条件。

且《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中提到,近年来,我国宠物医院数量虽增加不少,但业内具有足够的专业医疗水平,且为具有连锁经营资质的宠物医院数量占比尚不足10%,这在很大程度上与宠物医疗行业的人才缺乏有关。

中金证券之前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测算指出,当前,我国宠物行业整体人才需求量约为37万。

2018年,全国有近10万人取得执业兽医资格,其中执业兽医仅约7万人。尽管国内执业兽医的数量在逐年增加,但人才缺口短期内依旧难以补足。

本就资质不齐的市场内出现医疗纠纷时,更没有针对宠物的验伤鉴定机构,没有相应的理赔权责认定标准。

铲屎官们维权之路壁垒重重的情况之下,宠物医疗纠纷维权或成为社会新矛盾。

03 粗放式增长的宠物市场需要一场重塑洗牌

根据近期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CBNData)发布的《2021宠物行业消费洞察报告》显示,2021年我国的独居成年群体规模将接近1亿人,而养宠(犬猫)人群数量则达6294万人(超50%)。

同时,宠物主为爱宠花钱的意愿愈发强烈,随着宠物家庭地位的攀升,宠物主们的单只养宠年消费已经占到了可支配收入的20%左右。

此趋势下,宠物消费领域将迎来整体升级。

但这个行业发展过于快速。要知道,上世纪90年代,中国市场才开放养宠物,在此之前的养宠甚至要向周围邻里确认同意签字。

但二三十年的发展,中国宠物消费达到6000亿,猫狗数量也居于全球第一。

野蛮生长之下,宠物市场并没有建立起正规、严格的市场监督和管理系统,更没有明确市场标准。连目前宠物行业中的最高守则——新版《宠物饲料标签规定》也仅仅是中国农业部2020年才出台的新规。

这意味着,在此之前,宠物们每日所需主粮的原料组成,营养数据几何,便都是凭着商人的良心去写罢了。

无监管无责任,市场信息不透明,几乎成为了整个宠物行业市场常态。

“我们在物质上富养它们,它们在精神上供养我们。”成为了大多数铲屎官的共同认知。

但铲屎官们急剧增长的需求在无甚监管的市场内早已远超其基础设施、技术人力、相关法规的发展速度。

整个行业市场势必亟需重新洗牌,建立起一套良好的市场生态,促力市场的健康发展。

如何在行业内良心与利益斗争所致的乱象之下保护好毛孩子们的安全,整个市场和铲屎馆们还任重道远。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