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卖狗的宠物市场(在北京街头,Tony们终于不用再做Tony了)

2022-09-19 01:23 资讯 204 宠物之家

五六月份的北京,街头突然出现了很多年轻的理发师——理发店暂时关门,托尼、凯文、欧文老师逐渐走上街头。据统计,2021年,北京理发店的客单价为246.37元,但这些街头托尼的收费大多在10元或20元,最高30元。奇怪的是,托尼并不介意客单价的断崖式下跌。他们看起来更快乐——在商店里,他们被分成首席、创意总监、技术总监和总监,并冠以像托尼、凯文和欧文这样的“外国”名字。他们明码标价,为了卖卡,他们背负着不同的KPI。他们要观察自己说的话,要讨人喜欢,但很少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但这一次,在北京初夏的街头,一切都不同了。

文| 翟进

编辑| 进士

“在街上,你不需要说服客人去办卡”

水碓子社区

金台路水碓子小区旁边的运河,是街头理发师最密集的地方之一。三分钟路程有四个理发师。它们会在没有阳光的时候出现,8点就收工了。但也有两个理发师,天黑后,在运河对面的路灯下,剪两个小时,然后骑自行车回家。

几个理发店里,小全最受欢迎,他身边排队的人最多——一个男生刚剪完头发,一个老太太和一个中年妇女已经等了一段时间。他们路过几个理发店,最后停在肖全身的背后,说他从出来就没闲着。

肖泉正在给一个留长发的年轻女孩理发。女孩说,从他的手法就能看出来,他是导演,技术娴熟。“前几天我见了一个理发师,理发师犹豫了,所以他犹豫了我也犹豫了。”小全上街已经是第三天了,很明显他还是不习惯这样的环境。他头上攒了一堆飞虫,伸手去打,飞虫散了又聚。5分钟内,他换了三个地方。最后,他学会了无视昆虫,专心给女孩剪头发。

@小全30岁入行12年

虽然没在街上剪几天,但是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很简单很纯粹。我会设计并剪下你想要的发型。最后,你很开心,我也很开心。

起初,我不能在街上理发。天气晴朗,有许多蚊子。一会儿刮风,一会儿特别晴朗。一开始他们也不信任我,问我在哪里做的,做了多少年,老家在哪里。一个阿姨在我后面,观察了我半个小时。她是这么告诉我的。她说她是看我技术挺敏捷,剪得不错才找我剪的。我很喜欢她。她很直接,不拐弯抹角。在店面里,很多客人用很多物品和品牌伪装自己,但是在街上,很真实,没有伪装。

在街上,着急的话会提到家里的奶奶爸爸妈妈,在店里不会这样。这些叔叔阿姨会问你是哪里人,有没有对象,多大了,结婚没有,家里有没有急事。这些是非常私人的问题。通常客人不会问你,但是被这些大妈问了,你就感觉自己好像被快速分解了。

一般我收20块。遇到穿便衣的叔叔阿姨,我会象征性的收10元或者15元。如果你不需要钱,他们会觉得疫情也难为你。赚点生活费还是挺温暖的。

阿姨整理完头发,还挺满意的,朋友们也觉得很漂亮,我也开心。这种快乐和在店里是不一样的。在店里,客人总是觉得还行,觉得还行就行,不会有太多表现。

在街上,别人问我爱不爱这个行业,让我有点心动。我也会问自己到底爱不爱这个行业。

我刚出道的时候,在大庆的县城。先学会洗头。经过7天的学习,洗头看起来挺简单的,但是有很多技巧和细节。怎么可以止痒?怎么可能不钻进耳朵里?水不能过额头。

当时前两块钱都洗了。一个月200洗100干洗800元。我一天能洗三四十次。当我起床时,我不能直起腰。我的手总是接触洗发水,这使我皲裂。疼的晚上睡不着。后来店长教我,每次把客人扶起来,再洗手真的好很多。

我当时在店里很勤快,别人不爱干的活我都干。为了学点技能,给老师买了包烟,跑腿,买水,扫地。

后来我练习剪头发,一只手贴在墙上,假装抓着头发,另一只手拿着剪刀。这样坚持了两三个小时,练了四五天,练手的灵活性。

第一次给人剪头发,我们店长说,你虽然剪的不好,但是动作一定要潇洒,不要犹豫。我的阿姨们喜欢我在街上理发时熟练而快速的动作,这是我从那时起养成的习惯。

那时候最怕剪刘海。那时候很多女生都要刘海。但是我切不好。有时候剪了就剪,人家会着急。你会剪头发吗?很多更难听的话。我记得有个老师来了,叫人把头抬起来,把最下面一层剪了,然后看看上面哪一块不整齐,修了一会儿,然后我就惊呆了。这个技术真的很好。干这一行,剪一两年不等于剪头发。你只是知道皮毛,要剪三四年才能真正明白其中的真谛。

我让朋友去了大庆最高端的店,那里理发从25到198不等,消费和现在北京差别不大。那时候,大庆有很多有钱人。当时觉得自己和别人的差距太大,所以一直保持很低的姿态。首席执行官还给了我最糟糕的客人——老人、孩子和健康的阿姨...

那时候还没有线上营销方式,线下很简单。我帮你剪完之后,你把你的朋友介绍给我。我熬了半年,客人带客人,我就做了。我热爱通信,也会花钱在外面学习和研究技术。后来有200个回头客找我,结果上来了。我理发的价格涨了,收入过万。这200个客人已经能给你稳定的工资了,不用你接生了。也叫客养你。

在这家店待了四年,2017年来到北京。

在我们这个行业,发型师走到哪里都需要业绩。每个店产生的利润、价值、业绩都是卡的形式,但有的店没有。在北京的这些年,我去过一个日式商店。不是发卡,而是以客户满意为出发点。人们可以建立信任,这是一种舒适愉快的关系。没有销售,没有套路,什么都没有。只是单纯的要求你剪头发,我就剪到极致。这样客人就会跟着你一两年甚至更久,这样客人就不会受到伤害,理发师也不会受到质疑,离职率很低。有的理发师干了十年,基本没有两个月就走的。

但是在这样的店里工作,需要静下心来忍耐,需要从零开始静下心来做客户,才能有不错的收入。一个月工资五六千,吃住自理。感觉自己又在经历从零开始的过程,所以不耐烦,状态不好,坐立不安。我记得我走的时候店长跟我说,如果你坚持下来了,就赶紧起来。但是我不想再熬夜了。

后来我加入了一个品牌,这个品牌的商业模式是制卡。我先去了成都的一家店,市场不太好。一年后,我回到北京的一家商店。

现在这家店,128,188,288,388四个价位,店长388。我是技术总监,剪了个288的头。大家都知道我技术好,选技术的客人都会给我。

发型100多和200多的发型师消费能力不一样。后者月收入可能在1万到2万,甚至3万到4万。但是低价美发师一个月可能要几千块,需要慢慢煮起来。

但是,在这种以发卡为目的的店铺里,我感到不舒服,我感到一种压力感和紧迫感。我这里只看结果。只要你最后的表现是坚强的,你就是坚强的人。我最不喜欢的另一件事是我总是开会。其实我们店长也讨厌开会。他也是底层来的,开会也是为了应付上面,会给他压力。开会的时候,他会讲店里的事情。大家总结一天,有时候持续三个小时,谁迟到了,谁请假了,就聊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我感觉这里培养的都是商人,不是工匠。理发师会看她的价值,穿着,消费能力,办卡意愿。如果你没有太大的价值,老师也不会和你有太多的交流。这也是环境影响。他不考虑长期留客,只想盈利。

很多理发店都会带对讲机,因为当一个顾客刚到店里时,接待员或技师会一边洗头一边和顾客聊天,确定她有什么需求,她的消费能力在哪里。了解后,他会通过对讲机告诉理发师,这个客户素质很好,想染什么项目或者做什么项目。知道了之后,理发师就会朝着这个目标去沟通和发展。这种对讲机可以让信息直接传递给你,你可以有效地控制或了解客人是什么样的。

怀念以前的日式店。店面很大,几百平米,员工很多,但一周只开一次会,用时不超过10分钟。在那里,大家都在说发型好看不好看,而现在在这家店,不谈发型只谈钱。很多孩子会受到环境的影响,觉得技术好像没那么重要。所以这个行业现在很乱,理发师跳槽率高,技能参差不齐。

刚来北京的时候,想去三里屯的理发店,潮人的聚集地。消费能力更强,高端,客人的时尚感和时尚度更高,更年轻。很多好看的发型都是三里屯发型师做的,他们的自媒体作品也很不错。后来也认识了一些三里屯的理发师。他们做这件事并不开心。他们想做Tik Tok,红宝书,大众点评,美容集团。他们每天都找到漂亮的模特,拿到免费的发型,拍照上传。他们付出了很多,也很累,但最后的收获并不成正比。

现在,我只想找一家适合自己的店。店里是良性健康的工作氛围,但也赚钱。我在这个行业13年了。从我当学徒开始,理发师就会劝说顾客给卡充值,业绩就是这么出来的。这也是我在街上感觉特别好的原因——在这里,没有销售,也没有隐形销售,你可以找到一种极高的纯粹感和简单感。

在街上理发期间,每天三点半出门,剪到八点多。一个接一个,我陷入了狂喜的状态。这是最复古的工作状态,大家都愿意表达善意,更真实。

记得有一天遇到一对年轻的少男少女,我冒昧地问了一句,你们是什么关系?男生怎么看?我说你俩是情侣?女生回答,其实他努力就可以了。后来他们走了,我对着男生们喊,哥们,好好干!

全都在理发。翟进摄

“在街上,你不用讨好任何人”

北京重楼广场

许文一头卷发,站在他对面。你几乎看不到他的眼睛。当他工作时,他不得不不时地拂去他的卷发。

徐汶上理发主要是为了拍视频。他觉得很好玩,可以经营自己的账户。不像有些理发师收费20理发,徐文完全免费,但不接受任何要求。

在马良河剪了两天后,他来到东城,在钟楼广场后面的居民区设立了一个流动理发箱。一个北京老大爷骑着自行车过来,问剪个头发多少钱。徐文说不要钱,爷爷含糊其辞,说给他10块钱就好了。他犹豫了一下,坐了下来,说他想要一个像刚才那个老人那样的发型。许文说:“我不能答应你砍什么。切完了,这是唯一的办法,好吗?」

听了这话,爷爷又犹豫了,他说:“别太丑了。在我这个年纪,我不接待外宾。刚才,老人的样子对我很好。”爷爷之前讲过街边理发的市场。地坛公园外墙边上,三块,然后五块,然后八块。他一直在街上理发,对市场价格很了解。

大叔说,你要真有钱,就不让徐文砍了。“你知道四重奏吗?”爷爷问徐文:“我结婚的时候在那里剪的头发。”“那是1986年,四联是有名的国营理发店。舅舅觉得结婚一辈子,借钱给爱人买婚纱,花钱在四联理发。

徐文切完了,大叔嘀咕着,这是什么头?他让徐文给他修,徐文没修。他觉得很好看。大叔又嘀咕了一句,这审美观就是不一样。难怪年轻人不能和老年人在一起说话。

当我离开的时候,我叔叔似乎有些满意。“好家伙,这太时髦了。如果我今天不参加一些活动,我很抱歉。”他看了看后脑勺说,真帅。

@许文33岁入行16年

第一次出来,拿着两把剪刀出去,剪了两个人。我在店里剪头发,一把剪刀花了两万多。在街上,他们不洗头,但是他们磨我的剪刀我该怎么办?我拿了备用的剪刀,不然会很心疼。

没有在大街上理发的压力,有一种久违的放松。如果我没有收到任何钱,我就不用伺候你了。如果你开心,我会更开心。如果你不开心,我觉得这很正常。

但是在店里,顾客是有要求的,你要满足他们,要高于他们的期望,就不会那么轻松了。尤其是你换了发型,不按套路出牌,我也会紧张。结果出来之前我很紧张。

徐文和他的移动理发店照片来源受访者

我们的店在三里屯,比较高档的店,有盒子,美甲,咖啡,茶,酒,水果蛋糕。我剪头发花了500元。这个收费不算高,但绝对不低。这个价格在包房是降价的。我们店里最高价500元,有一个外来的日本理发师给我剪头发700元。

我们的风格是专卖店,只做发型。在这个行业里,专卖店看不起综合美容院的综合店,高档店看不起街边的卡店,自己穿衣服的美发师看不起穿工作服的美发师。这些都是内心鄙视的锁链。

我在这家店五年了,剪的头发从200,300到500不等。当你砍了200元和500元,你在店里的地位和舒服的情况真的会不一样。

我砍200的时候还是比较小心的。我也觉得很多人比我强。现在我没那么小心了。我们公司会规定你染发产品的用量,他会控制你的成本。超标就扣工资。过去,我会小心翼翼,严格遵循标准。现在的我会很放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会提前和任何人打招呼。

我觉得我们的理发师都是艺术家,不管是卖自己的个人魅力,手艺,还是审美,都是想帮对方解决问题,不管是最近想换个发型,还是想放松减压。

昨天和同事聊了这个问题。他说他唯一的目标就是让客人喜欢他。做到这一点的第一步是不要让人讨厌。最后我们总结,成为一个优秀的或者高收入的理发师,最重要的不是你的技术有多好,而是你能让多少人喜欢你。

这一点是我在职业生涯的第11年突然领悟到的。

我很聪明,但是我不想做。我很自大,也不知道哪来的那种自信。我喜欢挑别人的毛病,觉得没有人比我好。

2011年,我来到北京,住在地下室。半夜,蟑螂爬到我身上,一把抓住,扔在地上,继续睡觉。我从不做衣服。一双鞋我穿好几年,是假的。

那时候一个月两三千元,持续了很久。直到2016年,我的最高工资是五千块。那些年,我不太喜欢理发。顾客想要的发型我都弄不出来,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别人也不一定喜欢。我也想过自己这么牛逼会和别人吵架,觉得大家都不理解我,客人不理解我的发型,领导也不理解我是为了这家店好。

我否定了客人,否定了商店,最后否定了自己。很难有快乐的时光,赚不到钱,出不了好作品,所以我在想我是不是不适合这个。后来尝试过电话营销,在超市做过小时工,但是做的时候觉得美发行业还是不错的,好看的人也很多。每个人来这里都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好。

直到第十一年,我才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这个领域。内心的力量是放松的,如果能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就能做得很好,也不会吵架。那是我一个月赚一万的时候。

其实我们这个行业很少有人能做到我这种程度,比较客观。进入更高端的店,需要有好的技术,也需要对客人的状态感到舒服。今天这个客人花了一万块,你慌了,要好好伺候他,可是太辛苦了。刚开始怕客人下次不来,但是如果有这种心理,我就永远都做不好了。然后慢慢习惯。不然下次人家就不来了。不属于你,说明你的能力和对方的消耗不匹配。现在,我们不为给多少钱而恐慌,也不会摩拳擦掌。你舒服,对方也舒服。

和客户交朋友,怎么说呢?在我们这个行业,你贸然和别人交朋友是不合适的。我最长的一个客户,从2012年开始跟着我,从我80元理发到现在的500元。客户说喜欢我是没有废话的。其实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可以谈,但是你不喜欢我就不说了。

这几年这个行业变化很大。特别是有的店铺用微博用网络名人做广告,赚到第一桶金后,和等客人的时间不一样了。大家通过网络宣传,越是时尚的地方越会做。这是我创业以来感受到的最大变化——以前相对简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技能,而且是最原始的技能。现在,随着更多的宣传,一个发型可以有很多很多的名字。

所以我觉得三里屯是北京优秀发型师最密集的地方,也是垃圾最密集的地方。

太多发型师想来三里屯了。其实三里屯并不代表什么,也不构成一定的地位。但是你一说你在三里屯,就让人觉得潮人聚集在一起,是外来的。这里的理发师会从网上学习,看instagram,紧跟欧美,看韩国女团,她们的发型是她们产品的一部分,然后看最火的电视剧和综艺节目。

但是也有很多垃圾美发师——现在所有的发廊都缺好的美发师,以后这个行业的人会越来越少,因为现在的年轻人都想赚快钱。谁能吃苦五六年从来不赚钱去学技术?很少,越来越少。我刚来店里的时候,有25个店员。现在7个助理,新人越来越少。

其实我很想改变人们对这个行业的看法。我们不只是杀马特,洗洗剪吹吹,也不像大家的刻板印象,发型师都是飞机头,折腿裤,豆鞋,爱马仕腰带,塞进裤子里的衬衫。我们可以丰富多彩,变化多端。我们是艺术家,工匠,一个人不能只是成为发型师。希望大家对发型师的看法。

也希望大家不要乱起名字,脚踏实地做好自己的事情,可以通过网络宣传,但是要真实可信。发型师不仅要有技术,还要有审美,有文化,有内涵。要从多维度审视自己的职业,在技能上打动客户。

所以,我觉得在街上理发有点自然而然的感觉。我记得我当学徒练手的时候,会在小区楼下,在养老院剪头发。当时是为了练习。刚开始的时候,我的手在发抖,不是因为紧张,而是因为拿不住剪刀。第一次推孩子的光头,推不动。理发推子在抖,我的手也在抖。这个孩子的头发永远不会被推动,但我只是不知道如何推动它。

现在我有了一个好发型,当我再次这样做时,我感觉很不一样。这一次,每个人都要排队理发。那时候,我觉得被需要。更重要的是,在这里,我根本不需要考虑——我要讨人喜欢。

徐文在街上剪头发。照片来源受访者

“在街上,每个人都变得有趣”

劲松小区

那个胳膊上有纹身的流氓已经在小区里理发半个月了。他还从家里搬来了一把砖红色的专业理发椅——在此之前,他在小区的木凳上理发,但是孩子太多,他蹲着也累。

在成为理发师之前,痞子跳了十几年街舞,也举办过街舞比赛。2017年开始做理发店(一种只做男性的理发店),剪了个238。在小区里,他很讲究切割,他的器具也很讲究。德国dovo的老式剃须刀2700,日本羽毛的刀片是1800年换的,随身带三四把剪刀,人会躺在理发店的椅子上剃鬓角。附近的人会称赞他。你比10块钱还细心。你应该收30元。

小区里百分之八十九的男生都来了,有的孩子还来剪了两次头发。刚剪完,就拍了99张照片。淘气鬼经常说,不解封就没发型了。

因为不收费,邻居都不好意思,有的人还会带点小礼物。两天之内,这个流氓收了九个西瓜。还有一些小吃和茶叶。最有价值的礼物是一套退休银行行长赠送的10美分纪念币。

除了业主和租户,业主也会来理发。一个60多岁的老人,很安静,坐在旁边的长椅上,等着流氓砍两个孩子。他穿着考究,棕红色皮鞋,棕黄色西装,红色格子衬衫,黑色头发。他解释说,自己平时在地下车库工作,地下温度冷,所以穿的比较多。那流氓给他割了一个油头,在底部推短了。可以看到一茬短白发,可以看到大叔染了头发。“留白就好了,一样好看。”流氓说。“社区里有一个是你,一个收垃圾的哥哥。真的很帅,还不错。」

@痞子31岁入行五年

我在小区理发,会和每个来的人聊天。

有一个垃圾收集器。前几天他到处转悠,但是不敢问。他们都以为你在作秀,没想到我一直做下去。那个兄弟过来了。他很尴尬。他问的时候就说,你不挑时间的话,你有空可以帮我弄一下。即使我是最后一个也没关系。剪完头发,他说理发器要消毒,由我来扫。回去后他给我带了两个苹果,我吃完了。

我们小区的人都认识他,但他看到我们一般都低着头不看人。剪了头发之后,他现在跟别人还是那个样子,但是看到我,远远的就“呃”了一声。我还告诉他如果他想理发就过来。

他在我们小区建了一个小砖房,外面除了做饭什么都没有。我刚开始和他说话,问他是不是住在这里。他会抗拒这个问题。他很尴尬。我怕伤了他的自尊心,就没跟他谈工作,就跟他谈家庭。他会主动说我儿子24了还没结婚。之后跟他聊在这里生活的习惯,他会回答,说如果不能在这里生活,就这样。考虑到北京三环有房,不用交房租。

和一个人谈过之后,他会变得更具体。像这位大哥,我认识他之后,对他的印象是很勤快,收入不错,在三环有房,有一个24岁的儿子,但是不想结婚。这个人会变得很有趣——剪每个人的头发。在接触的前5分钟,你就像一个画家,快速的给他素描。这种性格是在你的脑海里慢慢形成的。当你剪完他的头发,这个人就会在你心里沉淀下来。当我画他时,他画我。

我曾经以为我会跳一辈子hip-hop,但是当我突然对barber感兴趣的时候,我觉得留在这里很舒服。能和各行各业的人聊天,听听他们的故事,认识志同道合的人,那就太好了。

你看过《灵魂》吗?里面的理发店老板,他一开始也不是特别爱这个,但是慢慢就喜欢上做这个了。里面有一句台词,“作为理发师我也很开心。我会遇到像你一样有趣的人,让他们开心,让他们看起来帅。」

灵魂电影里的理发店,来自灵魂

2017年底,我在武汉开了第一家理发店。客人都是留学回来,去企业上班,或者当老板。它们要248元,比我现在买的还贵。大家都喜欢hiphop,摇滚,足球,篮球,足球。

那时候我开店都不给顾客办卡,我店里的理发师也不用卖。每年过年都会邀请熟客吃年夜饭,组织大家打篮球,户外烧烤。在武汉,人们没有那么忙,他们有很多时间。

我理想的职业状态是每天理发。我不想负责开分店,但我想做大生意。我在武汉开店之前,有人跟你谈了一些投资业务。今天,我投了你的店。明年这个时候,我们将开100家店。也不是没有用心,但是后来想想自己。没有那个我应该能指挥100家店。另外,我觉得别人也想投票。为什么不投一个办卡的店呢?别看客户很反感,但别人真的很赚钱。知道自己有多少英镑就不会太异想天开,也不会想着在理发店赚几百万,但是我做不到。

这一年,我离开武汉,来到北京。北京和武汉还是不一样的。在武汉,我会为客人雕刻图案、字体或者简单的线条,而北京的这种需求太少了。在北京,他想让90%以上的客人都正常,他觉得那太夸张了。可能北京正常人比较多吧。很多人跟我说微信头像上的图片好看。我说我给你弄一个,创造一个,大家都说看到就好了。我其实挺疑惑的。北京不是国际大都市吗?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觉得北京这边的人比较怕犯错,很少做错事。武汉更是肆无忌惮,自由自在。

所以,我会有点郁闷,因为北京这家店不太是我想要的状态。

这一次,我在小区里理发,但更像是我理想中的理发店——理发一周后,小区里的人都认识我了。我和老婆把孩子推出去,大家都会打招呼。这个星期,有人约我在院子里烧烤。

这就是电影《理发店》1、2、3的内容。像詹姆斯和科比,小时候都会去家附近的理发店。这感觉像一个家。里面有一个情节,一个客人没钱,剪了头发就跑了。后来他赚了钱,又来了,付了最后一次钱。2017年初看了这部电影,感觉被吸引了。我觉得你和客人就像一家人。你不仅在赚钱,还在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这一次,我最满意的发型是那个参加过越战的老人。以前他在院子里溜达的时候,感觉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我给他理了个发,然后看了看他,穿着运动服,精神还不错。我感到非常满意。

那些老爷爷第一天来理发,穿着很旧很旧的衬衫和拖鞋,剪完了他的头发。他们的发型特别帅气。再见到他的时候,他们穿着不同的衣服,感觉把家里所有的好东西都拿出来了,包括西装和皮鞋,打扮了一番。

还有一个头发半白的兄弟。他有一家工厂。最近他有些烦心事,送不出去。我给他理发的时候,他的烟就没停过。但是聊完之后,他们会感觉好一些。

痞子在附近剪了很多老爷爷的头发。流氓的红宝书。

现在我很了解我们小区,谁家有什么矛盾。昨晚我们吵架了,孩子又出去调皮了。公司租的宿舍有哪些?反正我什么都知道。

我不会主动建议给孩子雕刻,但是有些家长看到我的小红书作品会主动要求雕刻。当我给第一个孩子刻闪电的时候,十个有八个来说,我想刻闪电。我说,为什么你们都刻闪电?都说闪电很美,其实我还能雕刻出很多其他美的东西。难道你不想和别人不一样吗?但是闪电很美,仅此而已。

还有一个16岁的要刻闪电,我就问他有没有这个图案。我能把它弄得复杂一点吗?他说好,我就给他刻了个电池闪电100%。有个叫满满的孩子喜欢飞机。我为他雕刻了两次飞机。这孩子很有礼貌。每次看到我,他都会很开心。他骑着自行车,远远地喊着“叔叔你好”。

我对在街上理发感到满意。我喜欢这种感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近,邻里关系又回来了。尤其是在疫情时期,理发师的地位可能更高,因为这是必需品。当一切回归正常,你的地位可能没那么高,但别人会记得你。我想我做了一件漂亮的事。

不管时代怎么变,美发是一个靠手艺的职业。客人第一次来,可能会冲价格和营销,但如果再来一次,就会冲你来。我想一辈子都这样,就像电影《理发师》里巷子里的老人——那天,当我看到一个会穿西装去理发的老人,我也明白了《理发师》里老理发师说的话——要体面,要勤快,要有活力。

蝎子在小区剪头发。翟进摄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