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市宠物市场(收入高还受欢迎!宠物医生的一天是怎样的?)

2022-09-17 22:15 资讯 174 深圳宠物店

(健康时报记者 张 赫文/图)“它陪我走过08年大地震,现在在手术室里肯定很害怕,我看见它进去的时候要哭了……”成都33岁的江越(化名)在北京全心全意动物医院手术室门口站立不安。

江越12岁的德牧犬大莽生病了,他特意带它从成都来北京找宠物医疗专家,因为舍不得失去它。

“周末本来应该学习的,好多模拟卷还没做,但是得陪着它输液,我必须来。”19岁的高三男孩秦勤(化名)也在手术室外等候,这只两岁左右的猫咪暖暖是一年前被他捡回家的。秦勤说,他把它带回了家,就要对它好,治病的钱是爸妈都不知道的“私房钱”。

“我2010年在动物医院学院毕业,选专业的初衷就是想开连锁的宠物医院,因为我知道,在很多人的世界里,小动物就是亲人,生病时也需要一双把它们拉出病痛的手,宠物医生,也是性命相托。”33岁的张磊是北京26家动物连锁医院的院长之一,他说,视宠物如婴儿,要做他们无言世界里的生命守护者。

近日,一项北上广最受欢迎职业的数据报告显示,宠物医生的收入和受欢迎程度均位列三甲,在竞争激烈的一线城市,越来越多的人把宠物当成家里的一分子,在宠物市场的日渐庞大背后,也有一群同样身着白大褂,出身动物医学专业的生命守护神,他们就是宠物医生。

视宠物如婴儿

“我看见无数哭着的主人,丝毫不敢懈怠”

“静脉输液65元一次,针灸100元一次,导尿200元一次,开胸探查术1200元一次,肛门腺摘除术700元一次,核磁共振3000元一次,CT1500元一次……”

在北京全心全意动物医院花市分院的一楼门诊大厅,挂着几百种治疗项目的费用表,如果不是时而在诊室里传出几声“汪汪”和“喵喵”,会误以为这是一家人类的医院。

在二楼手术室门口,挤满了小动物的主人,有的在排队检查,有的在等手术结束,张磊的一天,也从早上七点开始一直穿梭在小动物和主人间。

动物医学外科出身的他,平均一天做7台手术。手术室外是所有三甲医院的手术室外都能看到的表情:他们在等自己的家人出来。

“2008年5.12时,我和不到两岁的德牧犬大莽在成都,当时大四,第一次在外实习校外租房,就是他陪着我。”在等待爱犬尿道手术结束的江越回忆,地震和每一次余震都让人惊魂不定,没人敢在室内睡,天气骤变大风大雨,学校内外搭了帐篷,就连校车也成为临时避难处。

“我带出大莽,它是一只大型犬,只能跟我在学校音乐厅的长廊上打地铺。但仓皇中大莽的一只脚受伤了,身体也有些虚弱,打好地铺后我们睡了下来,他把脑袋搭在我肩膀上,我把我俩的脑袋蒙在被子里。”一直坐立不安的江越在回忆起十年前的故事时,依然眼泛泪光,时不时地望向手术室内。当时在一次次余震里他悄悄地哭过几次,虚弱的大莽看到后,一直来舔掉我的眼泪,一滴也不留。也就是那时,他才发现,这种陪伴有多难得。

“因为第二天必须吃东西,我对他说等我回来,他使劲儿地盯着我。我回出租房背了点饼干和狗粮,回来后发现他果然好好的在原地。在地震和余震中自保生命的时刻,唯一第一时间等我的是大莽。后来陪伴我最久的是大莽。”江越说,情感和忠诚如本能一样自然和坚定,他给了我最大的安全感和被需要的肯定。也正是12年来的陪伴,在江越发现成都的宠物医院不能医治大莽后,选择驾车两天来到北京求医治疗。

手术结束后,大莽直接被送到楼下住院部,在有一张小床的“病房”里,大莽熟睡着。

张磊告诉江越,至少住院一周,每天为大莽换药,后续可能还需要治疗,江越隔着玻璃看着大莽说,已经请假在医院附近开房,等它痊愈,带它回家。

大莽的尿道手术,只是宠物医生一天的开始。张磊说,接下来,还有来自北京通州和河北廊坊的宠物在排队等待手术。

在不养小动物的人眼里,宠物、主人、家和爱这四个词往往没办法联系在一起,而对张磊来说,见到了太多宠物主人抱着宠物不撒手,一边哭一边求医生的情形,也知道每一对宠物和主人的故事,就会更坚定做全能宠物医生的信念。

“小动物和人一样,致死率最高的是恶性肿瘤,也就是人类俗称的癌症。人能有的病,小动物基本都会有,这个是刚做绝育术的小斗牛,这个是尿道感染的两岁猫咪,这个是助理医生捡回来的骨折流浪狗……”张磊边说一边摸着住院部的“小患者们”,边看边检查着伤口,眼睛里满是对孩子一样的宠溺和心疼。

“视宠物如婴儿”是宠物医院的标语。在医院里,有专门给宠物检查用的核磁、CT、血液彩超等一系列机器,这也是张磊和全院医生每天都要依靠的“诊断利器”。

宠物化疗后主人选择安乐处理

“它走了,保留基因样本做克隆”

提到克隆,可能很多人的意识还停留在国外的克隆羊多利,而且仅仅觉得是基于科学研究层面。张磊神秘的介绍到,其实现在宠物界,很多有经济条件的、和宠物感情很依赖的主人都有过这种克隆想法。

“去年一年北京实现了9例克隆宠物,其中两例是藏獒,另外7例都是很普通的宠物猫狗。”张磊告诉记者,克隆狗一般要30万以上,克隆猫价格稍微低一点,也要25万左右,但是对于宠物主人的精神层面而言,用钱可以换回陪伴多年的生命,是很值得的。张磊一边说,一边回忆起从医近十年印象最深刻的“一家人”。

“男女主人都是中年公务员,因为两人一直没有孩子育,为了多一份陪伴决定于是养了一条斗牛犬,叫它儿子(LEO),两个人自称是小狗儿的爸妈。”张磊表示,现在没有孩子的年轻夫妇或者老年人,很习惯把宠物叫成儿子,有的甚至有名有姓,第一次结识这对夫妇是去年他们带着LEO看腿,因为一次闪躲造成小腿骨折,后来也就是张磊团队一直为LEO做医疗保健。

“今年两个人抱着LEO找到我后,做了全身CT磁检查发现是得了黑色素瘤。细胞已经扩散到肺部,LEO连呼吸都困难。”张磊哽咽了一下继续说,虽然见过了太多小宠物去世,但还是在这样一对夫妇面前难掩伤感,看着检查结果我就知道,这对夫妇的“孩子”要离开了。

因为要等待国外的一种治疗药物,为了控制肿瘤生长速度,夫妻俩决定化疗治疗。张磊解释道,人得的病狗基本都会有,包括糖尿病、心脏病,甚至精神病,但在癌症领域,宠物目前只能通过化疗延长生存期,不像人,还可以放疗配合治疗。

“痛苦是不能想象的,化疗3次后,LEO已经消瘦到基本上全身没有肉,呼吸也越来越困难,毛发开始脱落,从前的LEO英姿飒爽,但仅仅半年时间,就被癌症折磨得如此狼狈。”张磊说,每次化疗“父母”都会跟着来,终于在第三次化疗后,LEO哭着走出来,两条腿完全松软,被医生助理抱着走到休息区,也就是那天,这对夫妇决定,不再让LEO继续没有生存质量的活着,哪怕自己舍不得。

后来,在很平和的一个下午,LEO离开了,但是这对“父母”也决定,保留基因样本,为LEO做克隆。

在张磊看来,宠物医生更应该把“生命所系,性命相托”永远放在心里,因为小动物不会说话,不会和主人表达疼痛,当宠物主人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医院后,就是给出了全部的信任,虽然宠物不能和人类用言语交流,但是宠物医生可以和动物沟通,例如狗摇尾巴是高兴,猫摇就是紧张,小狗见大狗叫是紧张,四脚朝天是在讨好你,信任你,更是最友好的表示。

输液猫咪身旁一直有个少年

“不是我给了它家,是它收留了我”

“独自在东京的5年内,一只叫作作的狗陪着我搬过四次家。木质的房子里,在盖几床被子都还觉得冷的夜晚,我们常常抱在一起相互取暖。怕黑的夜路因为脚边一根绳子牵住的她在,而不再那么难走。”

在宠物医院美容诊室,一只黑犬在安静的享受着医护人员的吹风机,坐在玻璃窗外的女主人钱依依(化名)说,从前在国外,她和作作常常共享一块超市里买的打折牛排,那几年她想,“如果作作忽然死掉了,我该怎么活”。现在我带着她回了国,她生了四个儿子,我帮她养。张磊告诉记者,像钱依依这种每周带宠物做美容养护或者日常体检的主人特别多,走出美容诊室后,本来就可爱的宠物似乎也知道自己变得更靓丽帅气,性格活泼的甚至会瞬间扑到主人身上,然后一起撒欢似地回家。

在宠物医院,“患猫需要单独的诊室,因为猫比较警觉,不善于与人沟通,必须让小猫先自己和医生相处一会,十分钟左右,才能进行治疗。”在全心全意宠物医院,有一个单独为小猫准备的诊室,在输液区,四个小猫在小床上乖乖地看着主人,仿佛在为自己的听话索要奖励,也在悄悄地暗示,自己马上就要恢复健康,不要担心。

在输液室的第二个位置坐着背着书包身着校服的男孩秦勤。秦勤告诉记者,这只小猫叫暖暖,可能是两岁左右,之所以不知道它的生日是哪天,是因为暖暖是被自己捡回家的。

“高二下学期我就发现这只小猫总在小区里转,夏天还好,冬天就在单元门口,看见有人要进楼道,直接跑进去取暖。我就总会在上学时给它带些家里的零食和面包。”秦勤说,日子久了,暖暖似乎找到了规律,知道秦勤什么时候上学,什么时候放学,在院子里遛弯时,暖暖也会远远地跟着秦勤,后来干脆就在秦勤的脚边撒娇。

直到有一天,秦勤发现暖暖一直趴在楼道里两天不动,抱起来才发现,是腿被割坏出血了。“那天是2018年1月15日,我印象特别清晰,因为那天是期末考试结束,我放学直接把暖暖抱回了家,也是那天,它有了只属于我们俩的名字。”在腿伤养好后,暖暖对“新家”的不适应让妈妈一度坚持把猫送走。到处排便,整个沙发都是毛,半夜也会到处走,对自己舒适的小窝特别不适应……

但秦勤依然坚持,把原本在客厅里的猫窝挪到了自己的卧室,不到一个月,暖暖就习惯了不再漂泊的日子,但猫粮和一切费用,秦勤和妈妈“约法三章”都在自己的生活费里扣。

“这次输液是在做血液和彩超检查后发现暖暖确诊为泌尿系炎症,不吃东西,肚子憋得像个小球,后来带到宠物医院麻醉做CT,才发现是尿道感染了。”秦勤说,高三压力特别大,但是爸妈工作都忙,没有人有时间来陪暖暖输液,于是自己把维持了18年的午睡习惯戒掉,每天中午下课第一个跑回家带着暖暖来输液,连续四天的午饭都是在暖暖的病床前用面包解决的。

“它只是一个小动物,但是没有人知道在它流浪的1年多里经历了什么,既然我把它带回家,就要对它好。每次它淘气的时候,我都会一边骂它,一边想起每天放学在门口等我时它的样子。”秦勤一边说,一边摸着输液的暖暖,这次治疗的费用都是我自己平时的“私房钱”,想买鞋的钱都被占用了,所有人都觉得是我收留了流浪的暖暖,但在我有点叛逆的青春里,其实是暖暖的无言陪伴收留了我。

张磊跟秦勤和暖暖也是老朋友了,他告诉记者,像秦勤这样的年轻人其实很多,今年9月,接诊过一个无原因抽搐的金毛犬,经核磁诊断为脑积水,需开颅手术,治愈率83%,但总共费用约3万元,狗主人是个1992年生的男孩,丝毫没有犹豫。

“术后12天准备出院后,男孩询问,家里还有一只宠物狗,平时自己上班两个宠物可能会打闹,这样会不会有危险?”张磊告诉金毛主人,一定会,因为伤口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如果多住10天要多花近1万元,这个大男孩丝毫没有犹豫,还特意开了特需病房单间,找护工专门照顾,后来张磊才知道,这个小男孩是把过年压岁钱拿来为金毛治病。

在张磊从事宠物医生的十年里,见过无数个为宠物输液、手术、化疗奔走的主人。张磊介绍,2017年北京宠物医院市场已经达到10亿,全心全意医院一张一年有效期的体检卡售卖1万元,光体检卡就可以售卖200张以上,张磊表示,这1万元包括全年全身体检,其实医院根本不赚钱,而在这些数字的背后,就是主人和宠物之间爱的见证。

“暖暖啊,再坚持一下,还剩四天你就康复啦!”身着校服、黑色书包,干净利落的秦勤抱起和他一样明亮的暖暖,向家走去。

文章标签:廊坊宠物狗市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