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狗狗收养所(早知儿子非亲生,台州男子照样独自抚养十年!甚至,他还这么做……)

2022-08-09 15:52 资讯 199 宠物蛇

站在家乡行政审批服务中心的大厅里。

刘洋再次见到了曾经的恋人杨雪娟。

久别之后,她的外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抱着一个刘洋从未见过的女孩。

已经是别人家的善解人意的媳妇,温柔的母亲。

这让当时的刘洋心里百感交集...

“这么多年没见了。你过得怎么样?”刘洋看着杨雪娟的眼神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但她还是轻轻推了推身旁的儿子刘安安,故作镇定。“安安,这是你妈妈。打电话给她。"

看着自己陌生的儿子,杨雪娟的鼻子里突然涌出酸水。很多年前,那个只会在她怀里哭的小孩儿已经长得又高又壮,可他的生活却一直缺少母爱,这让她无比羞愧。

爱上一个足浴店的外国女孩

台州人,刘洋,32岁。2009年,刚刚20出头,是一个向往爱情的年轻人,但长得丑,家境普通。身边从来没有女生看得起他,这让他当时很郁闷。然而,让刘洋没想到的是,在走访家乡足浴店时,他结识了外来务工女孩杨雪娟,爱情悄然而至。

杨雪娟比刘洋小一岁,家境贫寒。因为没有学习的天赋,她早早就出去打工贴补家用。2009年,她来到台州一家足浴店打工。虽然不是什么大美女,但青春的模样实在是太萌了,第一次见到她的刘洋一下子就被深深吸引住了。

为了追求杨雪娟,刘洋每月拿着微薄的工资光顾足浴店,点名要杨雪娟服务。过了一段时间,两人渐渐成为朋友,工作之外也有了更多的接触。不久后,刘洋见时机成熟,便鼓起勇气向当时对这个憨厚小伙颇有好感的杨雪娟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并在几番虚假辩解后答应了他的要求。

“相信我,从现在开始我会让你幸福的。”握着杨雪娟的手,刘洋许下了海誓山盟,和她度过了甜蜜的时光。然而,当刘洋恋爱的消息传到家里妈妈的耳朵里时,这场恋爱中最大的危机出现了。

愤怒的媳妇抛弃丈夫和儿子离开

我不同意你娶外地的女人,更不同意你娶在足浴店工作的女人。我不能在邻居面前丢了这个人。“母亲给刘洋下了死命令,命令他分手,但刘洋对杨雪娟的爱是认真的。为了向杨雪娟证明自己的心意,他不顾母亲的一再反对,将杨雪娟接回家一起生活。

从那以后,刘洋一家就一直在为这只下金蛋的鹅而战。他每天都在母亲和杨雪娟之间周旋,试图调和他们的矛盾,但收效甚微。好在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杨雪娟怀孕了,母亲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家人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平静。

“从今天开始,你将辞去足浴店的工作,在家带孩子。”为了照顾好杨雪娟和腹中的宝宝,刘洋尽到了丈夫和父亲的职责,一切都如他所愿。杨雪娟在10月份为他生下了一个大胖男孩——安刘安,这让他全家都很高兴。

然而,这种幸福的背后却是暗流涌动,因为随着安的出生,她妈妈和杨雪娟之间的战争又开始了,而且规模更是大不如前,以至于刘洋和杨雪娟迟迟拿不到证照。

2014年,刘洋在母亲和杨雪娟之间度过了疲惫不堪的三年。杨雪娟也在这场婆媳大战中对这个家庭失去了信心。没过多久,她就偷偷离开了台州。

就是在这一刻,刘洋的世界开始崩塌,他疯狂的寻找杨雪娟。但此时的杨雪娟早已换了手机号,断绝了与他的一切联系,哪里能找到?无奈之下,刘洋只好放弃,独自承担起抚养安的重担,这段往事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他的儿子不是亲生的,却是他一个人养大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2020年,刘安安已经长得又高又壮,刘洋接受了杨雪娟再也不会回来的事实。但刘洋没想到的是,随着新冠肺炎的爆发,一切都变好了。

疫情期间,刘洋家乡的“健康码”疫情防控中心每天都在查市民的健康码。工作人员经过大数据调查比对,发现到了上学年龄的刘安安还没有落户,于是他们成立了工作专班,决定在开学前解决他的户口问题。

行政审批科的警察汪仕凯负责这件事。当他打电话给刘洋告诉他这件事后,刘洋欣喜若狂,但当问他与安的关系时,刘洋经过深思熟虑后,告诉安他是他的养子,从小抚养他长大。因此,根据有关规定,汪仕凯建议刘洋办理一份《刘安收养证》,将她收养下来。

“嗯,好吧!”电话那头,刘洋欲言又止,挂断了电话。由于职业的敏感性,王锴查阅了刘洋的相关资料,无意中发现了刘洋的“未婚”身份,这让他产生了疑惑,为什么一个单身未婚青年会收养一个10年的养子。

在的追问下,刘阳终于说出了安的全部故事。原来,当年杨雪娟走后,为了给刘安安落户,他专门做了亲子鉴定。结果表明,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这个结果当时让刘洋很震惊,也很愤怒,但冷静下来后,他觉得刘安安是无辜的,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家里人对他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所以一直养到现在。

昔日恋人重逢,他终于成为儿子的养父

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王石喜中叹息,暂停了刘安安的落户工作。因为根据有关规定,刘在了解了母亲的具体情况后,不能按收养办法为办理收养落户手续。

幸运的是,根据刘洋提供的杨雪娟的身份信息,汪仕凯很快通过公安系统找到了杨雪娟的联系方式,并就此事与她进行了沟通。

“是我委屈了他,让他给别人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电话那头,杨雪娟泣不成声。她也是刚刚知道安-刘安的身世,这印证了她多年前的担忧。原来她在和刘洋约会的时候,也同时和几个男人约会,所以她无法判断刘安安是谁的儿子。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早就忘了那些男人是谁,也联系不上。“我离开台州后,搬到了温州。现在我已经结婚生子了,不能再养安安了。希望他能继续把安安养在刘洋身边,把安安当自己的儿子看待。”

刘洋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杨雪娟的要求。与此同时,在的斡旋下,杨雪娟终于答应来台州为安的定居尽一份力,这就是开头的一幕。

(除工作人员外,本文当事人均为化名)

文章标签:台州宠物狗领养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