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宠物狗养殖场(敲键盘养牛,静海这个养殖场年销千万)

2022-11-20 17:50 资讯 229 蜥蜴宠物

桌上的半杯牛奶蒙上了一层薄皮。在吴伟旁边的凳子上,有挤奶桶和温暖的电磁炉。他笑着说:“皮包奶够新鲜的”。

谈到养牛,吴伟说得像鞭炮一样大声。30年来,有两件事对他来说没有变,一是留着和年轻时一样的平头,二是和几个好哥们合伙养牛。几十年下来,“肖伟”变成了“老魏”,10头牛变成了3500头,年销量6300多万头,支撑了魏吴超向“智能养殖”再迈进一步的想法。

1991年,吴伟太累了,不能种地,所以他从家乡绥化到天津静海投亲靠友。他开始养牛,凑了6万块,买了10头牛。一个月后,吴伟站在牛棚里,看着满地的牛粪,感叹道:“没想到养牛比种地还累”。

没办法。当我进入这个行业,我必须承认我的工作。农业是资金密集型产业,资金重,周期长,见效慢。俗话说“有千户,有毛不算。”一旦住户遇到自然灾害或疾病,资金就会直接蒸发。这些吴伟知道,即使在今天,他还是小心翼翼地拿着越来越多的“先进”工具,做着最“原始”的事情。

一杯好牛奶的诞生

在吴伟经营的徐东农场,3500头奶牛和80个人和谐共处。近260亩土地上,牛和人静静地驻扎在这里。

通常,吴伟住在农场,像一个游手好闲的牧民。当他早上起床时,他吃早餐并在农场周围散步。黄昏时分,他几次散步,听听声音,闻闻气味,和大家聊聊天。

吴伟饲养黑白花奶牛,它们体格健壮。吴伟生产的牛奶营养价值高,味道好。为了让奶牛尽可能舒适,与散户前后开放式养殖不同,吴伟的养牛场非常注重牛棚的温度控制。奶牛不受风吹日晒,还可以开空调洗澡。

这里的饲养员大多是十几年的老兵。牛的舒适与人的感受密切相关。饲养员自己热的时候要给牛吹空调,冷的时候要给牛盖被子。

为了随时了解奶牛的健康状况,每头奶牛腿上都有一个“智能环”。通过智能监控,会记录奶牛每天的温度、步数、反刍次数、产奶量、电导率等信息。如果一头牛吃的比平时少,工作人员就会找原因,看看是牛生病了,还是饲养员忘记喂了。如果连续几天减产,就把奶牛捞出来全面体检。

在这里,奶牛按照年龄分为10个不同的养殖区。对于免疫力低下的新生小牛,有一个“小牛岛”专门照顾它们。他们住在一个单间里,头顶上有一个小风扇。当天气热的时候,他们打开它来刮风。天冷的时候,工作人员会给他们穿上“小背心”御寒。

从以前的“人养牛”到现在的“数据养牛”,吴伟经历了从粗放到精细的剧变。如今,农场每头奶牛的产奶量从平均18公斤增加到37公斤,日产鲜奶约44吨。每头牛的平均年产量超过11吨。

此外,静海区农业部门将匹配养殖场和专家,定期提供最新的政策和技术指导,并在疾病预防、市场情况、政策规定等方面给予全力支持。

这些“细节”为一杯好奶的诞生提供了充足的理由。体细胞、蛋白质、脂肪、细菌计数等。是衡量奶牛健康和牛奶品质的重要指标,其优势在每一滴牛奶的价值中展露无遗:徐东农场生产的每毫升牛奶平均体细胞数为10万,低于欧盟标准4倍;每毫升细菌数不到1万个,比欧盟标准低40倍。脂肪含量在每百克3.8-4.4之间;蛋白质含量为每百克3.3,高于欧盟标准。

2020年3月,天津出台奶业集聚政策,静海区相关部门为徐东申请合作升级改造项目。通过改造,新挤奶厅已于近几个月投入使用。

聊天中,吴伟多次提到“慢”这个词,慢慢思考,慢慢学习,慢慢成长。养牛30年,20年逐步集中养殖户,10年建立发展徐东合作社。吴伟说,他职业生涯的每个关键节点都有各个部门的支持。无论是建新厂,还是申请政策支持,政府都帮了大忙。

有牛做股东的好哥们

走廊的墙上贴满了照片。从门口走进去,可以看到照片的质量随着时代的变迁逐渐提高。有几张吴伟和他的伙伴们的照片。照片里的人不一样,相似之处都是以牛场的大门为背景。

2011年,吴伟给村里几个养牛的好朋友打了电话,商量怎么找块地,一起养牛。后来他们才知道,这种合伙养牛的方式叫“牧场经营”。

突然建牧场要考虑很多问题。技术上,虽然我们有养殖经验,但都是土生土长的方法,口耳相传。其实少数人口袋里没钱,只有牛。市场上,是否有大量的鲜奶,这些问题都摆在桌面上,而吴伟一时还没想好。

以前村民都是蹲在棚里用手挤奶,饲养环境差。夏天的时候,苍蝇蚊子到处飞,牛粪的味道就像渗进了肉里,洗不掉。吴伟坦言,以前小作坊想多赚钱,就不得不从各方面偷工减料,但规模化牧场养殖后,可以集中资源,集中精力做品质和产业链,这是一条长远之路。

奶源永远是乳业的“命门”。这句话,吴伟重复了很多次。

影响产品质量的关键因素在于奶源和牛奶质量的统一。乳企在选择奶源时,会尽量选择规模大、现代化程度高的牧场进行合作。如果这个小牧场有,那个小牧场有,不同质量的奶源同批次生产,质量和口感都很难稳定。

一周后,几个人反复讨论,最后同意了吴伟的想法。一方面,他们知道真相,值得信赖;另一方面,单家养牛也没赚到钱。如果他们不向前迈一步,他们就会走进死胡同。

当时,静海区西直庄镇的一片荒地上出现了几个低矮的棚子,牛和人都搬到了新居。2014年,在静海的政策支持下,徐东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正式成立。

杨增光是合伙人之一。合作社成立时,他把自己养的40多头牛入股,以大牛14000头,小牛6000头的价格交给合作社统一饲养。他依旧每天喂牛运草,但每个月能拿到4000多元的固定工资。年底根据合作社效益分红,收入翻倍。

杨增光形容现在的养牛场是一个“月子俱乐部”,在这里,奶牛的健康是至高无上的。他们会根据奶牛的体质和怀孕周期来喂不同比例的饲料,以达到最高的产量。

在育种中,不断进行基因筛选迭代,根据奶牛体质实施周期性科学管理。生完孩子后,虚弱的奶牛在另一个区域单独喂养。等牛好了,根据情况转入高产圈。一段时间后,再次进行人工授精,循环往复。听起来不像“牛逼”,但效果很明显。

少数“以牛入股”的人看到如今的牧场与以前的牛栏完全不同,一切井井有条,管理科学,暗自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

一个“90后”决定养牛

那个喊着再也不回牛场的姑娘,成了合作社的顶梁柱。

魏海乐,吴伟的侄女,在她的父亲和叔叔的养牛场长大。关于养牛,魏海乐没有太多好感。上学的时候,他经常担心身上的牛粪味会被同学闻到。大多数时候,他独自走回家。有一次和爸妈吵架,魏海乐站在院子里对着房子喊:“等我长大了,我再也不进牛场了!”

讲到这里,魏海乐哈哈大笑,抱怨自己当时的无知。现在她有了爱人和两个孩子,一家人的生活继续围绕着奶牛。

魏海乐和吴伟有相似的气质。聊天的时候,他们不说什么漂亮话,心平气和的表达自己的想法,温柔而坚定。我能感觉到他们不太会和人打交道,但是内心很充实。

2009年从学校毕业后,魏海乐和其他年轻人一样,想成为一名大城市CBD的白领。养牛什么的,那是上个世纪的事了。那段时间,魏海乐在楼与楼之间忙碌,在人群中徘徊,却不知为何迷失了。

转折点2011年,魏海乐结婚了,一个思路逐渐清晰,“辞职——回家——养牛”。那一年,牛场新建,魏海乐带着爱人回到了静海老家,也回到了牛场。

随着奶牛智能化管理的提高和全产业链的搭建,一家人在这条路上逐渐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在这个远离城市的地方,魏海乐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认同。

牧场已经成为畜牧业和现代工业的混合体。

近年来,新设备不断引入牧场,TMR全混合日粮监管系统和Afikin 72位转盘功能挤奶系统相继投入使用。这些智能设备可以精确计算出每头牛每秒钟的情况。

比如奶牛进入奶厅的那一刻,系统就开始实时监控。通过对牛奶质量的分析,可以辨别奶牛的身体状况,并将数据实时传回。通过群门,有问题的牛会被自动关进“隔离室”,等待饲养员检查。对于有健康问题的奶牛,系统自动分析,禁止其进入挤奶厅,从而保证原奶的质量和安全。

在产业链上,威海乐和情人也有了新的进展,在闹市区的一条街上开设了自己的“鲜奶吧”。牛奶从牧场到商店不到2小时。

疫情期间,鲜奶的运输和供应受到影响。但静海区疫情防控和经济发展的有效措施,解决了牧场的实际困难,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了正常运行。

每天魏海乐待在牧场,爱人经营奶吧。起初,他们选择了牧场。现在,牧场选择了他们。

魏海乐说:“静海发展农业自有诀窍。我在村子里和牛一起长大。无论是环境,还是产业,还是农村的发展,我都能感受到。”

有空的时候,魏海乐会带着两个孩子去牛场转转,给他们讲讲自己的童年。在回家的路上,孩子们会抱怨他们的衣服闻起来像奶牛。魏海乐会笑着摸摸他的头,告诉他的孩子“做人,不要碍事”。

骑在牛背上的夏洛特

“睡在牛背上,我的牛丢了……”吴伟分享了他在手机上看到的笑话。吴伟半辈子都在和牛打交道,他把对乡村生活和周围变化的感受藏在心里。

养牛场刚开始的时候,只要下雨,土路就有个坑,人都不能带着牛走,更别说汽车了。吴伟和其他几个人带着工具,在地下走深走浅。

当时适合养牛的原生态村落,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落后和诸多不便。吴伟说,他当时的想法是,有一天能走上柏油路,住上楼房,开上汽车,这将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

多年来,西直庄镇和村里投入人力物力,不断改善农村道路环境,在尽可能保持农村生态原貌的基础上,实施了多项改造工程。一条平坦宽敞的硬化路通向每家每户的门前。

在建牛场的那一年,前面的路也打通了。那天,吴伟来回走了好几次,看着路上的车辆,吴伟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就像当年大家一起建养牛场一样。吴伟对他事业的未来更有信心。

“近年来,眼前的农村环境越来越好,人民生活越来越好,社会风气越来越好。看到这些变化,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自豪。”

在去年12月召开的静海区第三次党代会上,再次明确要把“三农”作为重中之重,促进农业优质高效、农村宜居宜业、农民富裕。这给农民和像吴伟这样的农民吃了一颗“定心丸”。

静海区第三次党代会后,乡村振兴各项事业加速驶入“快车道”。人居环境改善深入开展,农村特色产业大踏步前进,新时期文明实践站(所)建设不断完善,涌现出一批特色鲜明的农村品牌。“状元村”吕官屯,“一红一绿”龚家屯,“杨康旅游”包贝尔...静海“一村一品”发展势头如火如荼。

有空的时候,吴伟会去周围的村庄看看,在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寻找一些童年的场景。偶尔,吴伟会惊讶地告诉别人,“这个地方和我小时候一样。”

谈到未来时,吴伟停顿了一下,看着窗外。这是一个凉风习习的夏日,天空刚刚好。他回答说:“当然希望事业越发展越好。”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有了更满意的答案——“只要努力继续做一个快乐的养牛人就好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静海荣美

记者:陈泽宇编辑:张剑编辑:郭媛媛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