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爱狗群微信号 进入虐杀猫狗群 竟需递“投名状”

2022-12-04 03:11 资讯 267 宠物价格

实际上要交“军阀”才能进虐狗虐猫群

记者调查了杀害小动物的“血腥交易链”

●虐猫虐狗背后还有视频贩卖、直播、打赏等黑色产业链。在这个利益链条上,有录制杀猫视频的虐猫者,有打包出售视频资源的专业卖家,也有专门通过各种渠道拓展客户的中介和卖家。

●对小动物施暴并出售相关视频牟利,传播暴力,不仅突破了人类文明的底线,还涉嫌违法,可能导致未成年人模仿暴力。

●建议整合现有法律法规,制定一部系统全面的《动物保护法》,包括对动物福利、动物保护、动物利用、反虐待动物、动物基因管理等方面进行重点调整。,从而提升全社会的动物保护意识和水平。

随着赏金猎人提出的“摔五次打五次”的要求,一只橙白相间的小猫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与此同时,在视频留言区,有人不停地刷着“一棍子打死”“狠狠地摔”等评论。

近日,一段虐猫现场视频曝光。视频中的人不仅全程直播了自己的虐猫行为,还开始了直播悬赏。观众只要付费,就可以定制杀死小猫的方式。视频中,不断被打的猫无助地缩在角落里,虐猫者在直播中反复强调,“你说怎么打我们就怎么打。”

据法治日报记者调查,虐猫虐狗背后存在视频售卖、直播打赏等黑色产业链。在这个利益链条上,有录制杀猫视频的虐猫者,有打包出售视频资源的专业卖家,也有专门通过各种渠道拓展客户的中介和卖家。

记者采访的多位小动物救助人士和专家认为,目前我国对虐待猫狗等小动物行为缺乏法律威慑力,导致猫狗虐待行为屡禁不止,甚至形成黑色产业链。建议整合现有法律法规,制定一部系统全面的《动物保护法》,包括对动物福利、动物保护、动物利用、反虐待动物、动物基因管理等方面进行重点调整。,从而提升全社会的动物保护意识和水平。

虐待动物是经常发生的,而且极其残忍

李卓敏是北京朝阳区一家宠物医院的医生。他治疗过许多患病的猫狗。前不久,李卓敏接待了一位不一样的“病人”:一只全身伤痕累累、血肉模糊的流浪猫,生命垂危。经过详细的诊断,李卓敏判断小猫被棍子之类的东西打过,皮肤开裂,甚至伤口已经溃烂。他立即对小猫进行了治疗,两周后,小猫恢复了健康,被一位好心人收养。

这是李卓敏第一次如此直观地接触到一只被虐待的流浪猫。他受到了巨大的心理冲击:“我很不理解。小猫不会伤害任何人,即使你不喜欢它,也没必要伤害它!”

北京市民王林(化名)也不理解虐猫。她还记得6年前傍晚发生的一幕——自己救助的一只白色流浪猫被人扒皮,血淋淋地从小区生活广场的草丛里钻了出来。

尾巴对猫的行动非常重要。没有尾巴,猫的跑、爬、跳都会受到影响。“最后猫尾巴没救了,生存能力会大打折扣。”王琳想起自己用衣服把流浪猫包起来抱回家时,猫在怀里激烈挣扎的场景,眼眶湿润了。

王林是北京一个流浪动物团体的负责人。10年前,她和一群朋友走到一起救助流浪动物,自发自费开展流浪动物保护救助工作。因为收养能力有限,他们在北京和郊区选了十几个集体收容所。在与居委会和物业沟通后,他们将一些流浪猫放在团体收容所集中照顾。每天都有固定的工作人员给集体收容所的流浪猫喂食。

剥了皮的小猫,假装是领养者,虐待动物,指示自己的狗去集体收容所追逐流浪猫...做了多年的动物救助员,王林见过也听过太多不可思议的虐待小动物的行为。

贩卖虐猫视频牟利催生黑色产业链

值得注意的是,虐待小动物的危害不仅限于虐待本身。越来越多的人为了利益或其他目的,出售和传播虐待小动物的视频,从而形成了一条秘密的黑色产业链。

近日,一篇名为《男子花40元买100G虐猫视频,直播打赏还能定制死法》的文章在网上流传。文章称,电击、剥皮、灼烧、开水烫、钳子断腿等虐猫行为之残忍,远非一般人所能想象。

前虐猫视频卖家石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虐猫视频交易有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产业链上有录杀猫视频的虐猫者,有打包出售视频资源的职业卖家,有各种渠道拓展客户的中介,还有各种卖家。

近日,记者以“虐猫”、“虐狗”、“虐待动物视频”等关键词搜索一些购物网站,均显示“无搜索结果”。在社交媒体上搜索相同关键词的群体时,也显示没有符合筛选标准的群体。

王林告诉记者,这反映了这类群体的隐蔽性特征。“普通人很难找到并加入卖虐猫虐狗视频的群体。一般来说,一个群主会有多个群号。一旦被屏蔽,就会立刻拉人建新群”。

据王林介绍,帮助流浪小动物群体的志愿者曾尝试过打入相关群体,但进入群体后,会有人“考核”,询问志愿者为什么要加入群体,是否知道“规则”,之前是否有过类似的虐杀经历。“要证明你和他们是一类人,你才能真正接触到他们的‘生意’。所以真正暴露出来的现象只是冰山一角。”

除了贩卖虐待小动物的视频,有的甚至用小动物的生命来勒索帮助。

据媒体报道,广东东莞一男子假意收养了一只流浪猫。收养成功后,他以流浪猫的生命为条件,勒索救助人。求助者被要求转账1000多元,拒绝转账后第二天收到虐猫视频。

为什么虐待小动物的事件频频发生,并滋生相关产业链?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生态法研究室主任刘鸿雁分析,虐待小动物,尤其是针对非野生动物的虐待,在我国现行法律中并没有得到有效的规制。

“目前,出售、捕杀、偷盗、运输、非法交易、暴食野生动物等行为都可以依据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处罚。但对于单一的虐待动物行为,基本没有相应的法律规制。”刘鸿雁说,此外,随着近年来网络经济的兴起,一些贪婪的人不断突破社会道德底线,试图通过网络发布虐待小动物的视频来牟利,这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刘鸿雁认为,针对小动物的暴力行为以及出售相关视频牟利、传播暴力的行为,不仅突破了人类文明的底线,而且涉嫌违法,可能导致未成年人效仿暴力行为。

“如果这种蔓延的暴力行为得不到有效制止,必将带来社会动荡,从长远来看,将对社会文明进步与和谐发展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不要让法律的缺位成为纵容虐待动物行为及其蔓延的变相理由。”柳岩说。

主要基于道德谴责的立法面临现实困难

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大多数虐待动物者都是受到道德谴责,并按照行业规范进行处罚。如山西太原“开水浇猫”事件的肇事者,事发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山东某高校学生范某用火烧、电击、剥皮等恶劣手段将猫折磨致死,并拍摄全过程在网上出售。他被学校退学了。

近年来,一些地方将“禁止滥用”写入地方法规,但没有具体的规则和对违规行为的处罚。比如2014年发布的《北京市动物防疫条例》规定,动物饲养者不得遗弃、虐待动物;2019年5月1日起施行的《长沙市养犬管理条例》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虐待犬只。

但是,国家层面没有专门针对虐待动物的立法。中国政法大学环境法教授曹明德认为,这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缺乏一个积极的推动者。“从立法程序来看,我国目前基本是以部门立法为主。比如环境保护法,是由生态环境部牵头制定的。而对于小动物来说,谁是它的代言人?发起人的缺席必然会极大地影响立法进程。”

在刘鸿雁看来,从法律名称来看,《反虐待动物法》的调整范围比较简单。出台专门的《反虐待动物法》是否一定能满足社会对动物保护的伦理要求和效率诉求值得商榷;同时,目前学术界对反虐待动物的立法尚未达成共识。

“从法律行为的界定来看,根据农业农村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2654号建议的答复,作为‘动物保护问题涉及行业发展、民族风俗、宗教习俗、伦理道德等多重复杂因素’,在法律层面如何界定虐待行为存在一定困难。”刘鸿雁说道。

他认为,针对虐待动物行为进行专门立法,必然涉及现有国家动物保护管理体制的整体调整,以及社会思想文化观念的根本转变。

“农业农村部也有提到,虐待动物只是社会生活中的极个别现象,更多的是公民与动物和谐相处。没有必要专门针对这种不太道德的行为制定法律,通过完善现有法律法规基本可以解决。”刘鸿雁说,“可以看出,目前推动反对虐待动物的立法有很多障碍。”

专家呼吁专门立法提高动物保护水平

尽管困难重重,接受记者采访的许多专家仍然坚持认为,有必要将反虐待动物纳入法律。

曹明德认为,现在对于猫狗虐待没有强制性的法律规范,只能靠道德评价。我们需要依靠当事人的自觉性和舆论来维持秩序。但有些人缺乏羞耻感,可以无视别人的评价。这个时候,道德评价显然不足以约束这类人的行为。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再允许这种毫无良知、道德水准低下的行为继续存在。特别是一些人还从中谋取非法利益,影响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所以这种现象必须用法律来规范。”曹明德说。

刘鸿雁指出,从中国动物保护法律制度来看,中国出台了《野生动物保护法》、《实验动物管理条例》等一批法律法规,将动物与畜禽、野生动物、实验动物区分开来,明确了各自的保护管理规定。但这种分类方法存在一些弊端,对人类的有用性是区分和保护的主要依据,伴侣动物和其他对人类没有直接经济利益但对生态系统有重要价值的动物不能纳入保护范围。

在刘鸿雁看来,反虐待动物的相关规定如果分散在各个法律法规中,不仅难以实现对现有动物的全面保护,还会带来法律适用上的“多龙治水”等问题。

正因如此,刘鸿雁建议将反虐待动物纳入我国动物保护法律体系,包括“生态文明”的价值导向和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发展理念,整合现有法律法规,制定一部系统全面的《动物保护法》,对动物福利、动物保护、动物利用、反虐待动物、动物基因管理等方面进行重点调整。,从而全面提升全社会的动物保护意识和水平。

他还建议公众广泛进行社会监督,及时向有关部门举报虐待动物行为及相关视频,监督执法部门的不作为或不及时行为。

曹明德从网络平台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认为,网络平台应当承担必要的审查和监管义务,对平台发布的内容进行严格审查,及时删除虐待动物的暴力图片和视频,并对相关信息的发布者和传播者采取封号等处罚措施。如其行为违反相关法律法规,保留相关证据,移交相关部门处理。

“相关行政执法部门应该对网络平台进行严格监管,如果网络平台没有及时采取措施,也应该受到相应的处罚。”曹明德说。(记者陈雷见习记者孙天骄)

来源:法治日报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